黑羽時雨

可以叫我老黑,黑时,不称呼都行。
唯一的几个热度是圈给的。
吃一切官配cp,不喜逆。

近期写 长顾‖忘羡‖冰秋

是个剧情流控主剧情流,偶尔沙雕段子+单纯开车

是一名大龄死宅,勾搭随意,私信就好,评论区的评论我全部都有细致看过,粉丝号我也会去看,遇到喜欢的作品会立马回粉。

十分感谢一切给我文章点❤️的天使们。

安静产粮,安静磕粮,偶尔长评,文明净圈你我他。

老福特,你知不知道你罪大恶极,你竟然自动把我关注的大大们取关了喂!!


十月份到25号左右应该更不了文了,十分抱歉,怕被催更所以提前打个防预针,因为我此番前行路上是个无回头的道,十分之艰险,一切放到25号在说哦!

爱你们,等我回来!么么秋!

希望能写出更多更多的东西,把自己的脑洞全部写下来,我没有那么高的境界和文笔水平,所以我所期待的不过是写文看文所带来的快乐和欣喜。

 文笔思想深度不上档次,所以我妄自菲薄,甚至也把点梗这种事情拋一边,因为自己的脑洞已然超出了我产出的负荷!结果却一点也不成正比!

解决完破事儿,只想一门心思高产…

好的,大家晚安哈(⺣◡⺣)♡

【忘羡】chapter12—魏无羡,你竟然变成了女人?!

*原作向结局后的突然间单体性转。

*事情多到字数不稳定。

---------------------------



    蓝忘机怀中人正在轻抖。 


   模糊中江澄本就看不清此人样貌,况且这人一直死死的把头埋在蓝忘机的衣襟上脸也不露一个,但是从身形和衣物上,抵要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怀中那人明显就是个女人。


    魏无羡捂在蓝忘机怀中双肩抖动,却是被笑抖的。

     这声音发出的轻却是莫名所以。

   

   已经努力克制着不再发出声音,可从指缝间漏出的声响依旧,听到这声轻笑的江澄,脸色变的更加阴沉起来。 


   “蓝二公子,你是不是需要给个解释?”   江澄皱着眉目,盯着蓝忘机怀中之人,似乎想把其中那人身上给盯出个洞。

  

   “与你无关。 ”   平静抬眸,蓝忘机一挥长袖,一手更加搂紧怀中人,直接覆盖住其中人的身形,堪堪挡住江澄略带锐利的视线。


  “好你个蓝二,即使在兰陵金氏,即使你是含光君,你信不信我也会与你打一场!” 此情此景,另江澄脸色愈发阴暗起来。

  “随你。” 右指发力,随着避尘身后“铮”的一声剑鞘出鞘声,江澄张手一挥划过一尺闪光呲啦作响的紫电,顷刻间似乎真的开始剑拔弩张,准备二者开打。 


  “等等!!舅舅,舅舅你别冲动!”  一旁本想当个吃瓜群众的金凌这回再也坐不住了,回了神便连忙跑来抓住了江澄的右边胳膊。


  “你来干什么?碍事儿,滚一边去,大人的事情小孩子来凑什么热闹?你的账我等会儿在算!” 这半大的少年力气也足够,江澄皱了皱眉也没甩掉右手上少年的手。 


  “舅舅!刚刚你看见的都不是真的!!都怪舅舅,刚才就是因为你来的太急,才会出了那种事情!!  ” 金凌连忙抱稳了喊道。


  “又什么事情?怪我?你个小崽子在说你刚刚把那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女人压到床上的事情?哼,现在等我了了眼前的账再管你的屁事儿!”江澄将紫电换成了左手,握住道。 


  “压在床上…?”  蓝忘机眉目细微的上调。


   深陷在蓝忘机怀中的魏无羡自然感受到了对方身上的声线沉闷的振动声,紧贴着对方的胸膛,魏无羡整个人都沉沦在十分的酥麻的境地。

 可这内容足以让魏无羡心里直直“咯噔”一声。

  “等等!!舅舅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回想起方才那个乌龙,金凌连忙涨红着脸叫道。


   “蓝湛…蓝湛,别…你听我解释啊!” 方才感觉到抚在自己腰部手的力量慢慢增大魏无羡连忙抬起头伸手出双手捧住蓝湛的脸颊道。 


  “明明是他占了我便宜!! ” 金凌憋足了红红的半张脸,一手所指,支吾道。


   “哈??”  魏无羡瞪大了眼睛。

   “等等…?”

   这小子又在说什么浑话,这思来想去明明被占便宜的是我才对啊!!


  “所以别打了舅舅!!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金凌继而道。

  “哦?那你到是告诉我应该是什么样的?” 

   “....就...那人....唔...” 金凌突然间的闭嘴了。


   

 “蓝二公子,你诚心和江某过不去?” 江澄见状转头道。 


   金凌此番突然间闭嘴,什么也不是,仅仅只是蓝忘机突然对其所施加的禁言术。

    这含光君,到底想干什么,有什么需要隐藏的?


    江澄眉目皱的更加紧凑,对望着不远处站立着所对峙的,一身玉衣静立卓然的白衣蓝家二公子。


   “蓝湛,算了,不用维护我维护的这么紧,反正江澄又不是外人。” 魏无羡扯了扯蓝湛的衣袖,闷声道。


    魏无羡干脆直径从蓝忘机的怀里推开走出来,一步一步拖着裙子慢慢行至年轻的紫衣男子面前,抬头,道  “江澄,认出我没?” 


   “你...?”  望着从蓝忘机怀中缓缓走来的轻纱环带的娇俏人儿, 江澄慢慢轻微俯下头带着几分审视的目光才看清了眼前这位低他一头多些的女子。 


   就在一对视的一瞬间魏无羡看清了江澄眼中闪过几分异样。


   一种形似震惊和无语到极致的双向违和感。


    魏无羡嘴角动了动,心想,果然如此......


   “....你......你是谁?”  江澄捏紧了手中的紫电,一股莫名所以的情绪浮于眼中,一种极致于似笑又抽搐的境地。


   “...我说你,不是已经认出我了吗?之前认的这么张狂,现在怎么还反口问我是谁了?”魏无羡直接扬起一抹自认趾高气扬的笑容。 


    “....魏..无羡..?” 

    这名字完全像是江澄从口中吐出的。

   “我说江澄,你真不愧是我的好兄弟,没想到还会维护我,本人真是深感欣慰....” 魏无羡上前想拍拍这已经僵硬着的人的肩膀,让气氛轻松点,这手尚未触碰到那男子的肩膀上,便被一手粗暴的甩开了。


   “魏无羡!你到底在干什么?!” 江澄表情隐藏在刘海之下,抬头便是一脸咬牙切齿发作不能的严肃。


   “诶诶诶,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是女孩子,甩我手甩的那么大力,你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吗?” 魏无羡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似是委屈道。


  “别碰我!你果然是个邪魔外道,如今这副得性,你又在整什么?!”   江澄一挥手,扭头直接干脆眼不见为净。 


   怎么这两叔侄都是一个德性一样的认人方式,好惨不惨,难不成一样需要被好声好气安慰一下?


    看着江澄似乎看他一眼就嫌弃的眼神和着金凌方才的眼神就像同一模子刻出来的一样,魏无羡此刻郁闷的只想立马找个镜子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

   他现在有长得那么不堪入目吗? 


 “金凌,别给我傻站着,过来,我们回去!”   江澄扭头对着旁边的少年喊道。


  “我......我不....” 已经被解开禁制的金凌连忙跑去魏无羡身后躲着。


   “金凌!!你想被打断腿吗?”江澄从喊此刻直接变成吼了。


  “我....我不!!舅舅你什么时候让那些什么讨厌的花宴里的玄门子弟离开,什么时候我在去!”

  金凌直接躲在魏无羡身后不出来了。

  心安理得的把魏无羡这个免费的挡箭牌给使了出来。


 “行了行了江澄,人家还是个孩子,这么凶着他干什么。” 魏无羡安抚道。


  “你这个邪魔外道没资格说我!”

  看着金凌乖巧的躲在魏无羡身后,魏无羡还转身摸了摸少年的头,江澄嘴角不住的抽了抽。


 形成了一种兀自由心底而发的抽搐。


 “......”


  不得不说魏无羡身着长裙轻纱露出修长的脖颈和柔弱的肩头,一头柔顺的青丝半半用发髻堪堪挽上去,玲珑配环,可修可指,安慰少年时候垂首低眉的样子,似似温柔及也美极了,一瞬间江澄似乎看到了师姐的温柔的模样。


  “.......” 被眼前场景所感,气顿时也没了一半,剩下的却也不知如何消去,就像一拳头打棉花上无处可寻。


   江澄在一旁看的干瞪眼,抬头就看见对面本方才正准备箭弩拔张的蓝忘机浅淡的眼神对上了,只得抱了抱拳,全算是以示道歉。


   蓝忘机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

  

   

    

   



  ----------------


谁也别拦我!我要哭着跑着跳着癫痫着去表白视美爸爸!

捂住心脏,前尘的裂缝和断片在下一刻跳转到如今,尚未来得急感叹后这镜头又来的太快结尾又太过美好,真真感觉要了我的命。


 终是一坛天子笑,一曲忘羡,此生无悔,2019年魔道江湖再见。等着!!



【忘羡】chapter11—魏无羡,你竟然变成了女人?!

*迟来…祝你们国庆假期快乐…别打我bushi

*晚点再放千fo感谢文趴! 

努力能更多点就多点。

呜呜呜,爱你们就对了。



直接上链接趴!


https://shimo.im/docs/jCd5QU5YYjocxzrz/ 

越写越喜欢忘机哥哥这种人物形象,无论写多少次这位仁兄,都是无可遏制的心动……某种意义上想摆脱ooc这种程度范围崩坏情况,只能把自己置身成其中的某个人物,刚好今天把自己想成了老祖,对忘机兄贼她妈心动了,想……想日……(危险发言…bushi…

神仙沙雕并存的聚集地!!


✨小槑子呆呆:



p2打卡!!!表白每一位参与这个同人歌项目的太太!!!表白陆林!


✨starrySEA.D:



残次品同人曲《Flaring》团写


封面 |  @✨南瓜豆腐
p1 |  @✨小槑子呆呆
p2 |  @鹤唳逐风起  |  @皓月千里
p3 |  @彼山也
p4 |   @秋帆近
p5 |  @清忆
p6 |  @✨尧巽子  |  @✨一只二黑
p7 |  @-折溪岚-  |  @Dr.Your
p8 |  @✨秃头燃鸽
p9 |  @谢九歌


幕后 |  @星海日报  |  @✨starrySEA.D


——————


[部分saff先行公开]


曲 | Adele《Hello》
填词 | @谢九歌
校正 | @✨尧巽子


——————


Flaring


薄暮 浮埃
愚瞽者辗转零落 蜉蝣挣扎也算命脉
飞蛾振翅 毫末
喑哑者在绝途中悲歌
堪作一回慷慨 


繁华 昨夜灯火
狰狞谎言用衣冠粉饰 包裹岁月污浊
精雕细琢的懦弱
虚假天堂里的昏聩者 朽于海市蜃楼


待天光撕碎 这沉默
如同利刃开锋


星河欲起青天外
听战歌奔涌入万籁
遗弃者将醒来 骨血沸腾荒海
光阴与自由不朽 燃尽阴霾


焚尽镣铐作尘埃
愿身披星光斩云开
璀璨者近寂灭 永恒亦将衰
宿命擦肩斑驳陨落
待信仰重生于残骸


[INTERLUDE]


【林静姝】


花开如沫
酿成罂粟扎根下 朽烂年少温存脉络


【林静恒】


荆棘与淤泥
锁喉利剑浇铸为骨脊
铁胄下沸血淋漓


【陆必行】


眉间意气
磋磨成孑勇
负起累累山河


【陆信】


他唤起烈火遍荒原
但魂化星辰拥长夜


【独眼鹰】


守候者仍戍卫 故土宛转一方
柔情与沉默埋藏 归去于信仰


【白银十卫】


玫瑰逐硝烟盛放
此身化锋刃破曦光


【全员】


卑微者将浴火 至夤夜朗朗
行至世间万重洪荒
执一点星辰 以归航


[INTERLUDE]


wuuuu---
再归航---


[INTERLUDE]


wu wuuuu---
再归航---


[INTERLUDE]


wu wuuuu---
他归航---
他正归航---


[INTERLUDE]


星河欲起青天外
听战歌奔涌入万籁
遗弃者将醒来 骨血沸腾荒海
光阴与自由不朽 燃尽阴霾


焚尽镣铐作尘埃
愿身披星光斩云开
璀璨者近寂灭 永恒亦将衰
宿命擦肩斑驳陨落
待信仰重生
于残骸


——————


[成曲十月份中下旬应该会出 | 敬请期待]


此曲会作为残次品同人rpg游戏《必行之路》主题曲,另外《必行之路》的配乐会全部采用原创配乐,敬请期待。



即将到来的十月是我人生中的一个大劫,希望能平安度过,然后,重整旗鼓,写出更好的文章。

【忘羡】chapter10—魏无羡,你竟然变成了女人?!

来晚的中秋节快乐T T 爱你们,上文了哈。  

 魏无羡,你是时候展现你母爱的时候了hhhhhhh

蓝二哥哥我终于可以放你出来了呜呜呜呜......可憋死我了


———————————


“……”  

“金凌你等下,别走。”

 魏无羡再次抓起了金凌的手。 


“你…你干嘛!你这个疯子,你别以为你是魏无羡我就怕了你!” 

 对方的柔荑触感似温润的玉,一手被对方抚上,几分属于女性独有的柔意。

 突然间的,想沉溺在这温柔的触感中,少年油然而升的小心思。 

 就像一双本该从小就有却一直空缺着的,温柔而又带着抚慰的暖意,摸着蹲在角落里哭泣着小小的他脑袋的那么一双手。 

   少年像是突然间魔怔样的定住了。  


  “你个小孩子怎么就是这么倔? ” 魏无羡道,“你仔细看看,我像是男扮女装吗?”

    顺着魏无羡的话语所向,金凌才缩头缩脑的感抬起头向上瞅了几眼,那神情和角度的倾斜程度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污了眼睛一般。 

     魏无羡无可抑制的动了动嘴角。 

    “行了行了,好好抬头!”  魏无羡直接双手捧住眼前少年人的面颊让他抬头。

    眼前人笑意盈盈,眉眼如画,除了几分眼熟外,唇角那上调着没心没肺的弧度到是和原来的那个魏无羡混蛋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和我说说,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魏无羡挑眉挑的老高,不顾对方一脸见了鬼似的表情顺手就像长辈一样揉了揉少年人的头发,心情几分愉悦状。

  “....这这,不,不对,你先回答我,你真的是魏无羡?可.....可你..不是....女..?” 

  “可能嫉妒本老祖实在太俊美了,所以让我变成了女人吧?啊哈哈哈哈。” 魏无羡又揉了揉少年人的头。

 “......”金凌才觉他自己可能是脑袋被猪啃了才会一本正经的对魏无羡问了起来。 

 

  “...你别给我添乱!小心我叫仙子过来!”金凌从魏无羡的魔爪里钻了出来,依旧一脸带着去不掉的嫌弃,但是比之那眼神却显得相对有些小心翼翼。

    魏无羡这称号在这少年人的心中挤压了太久愤恨的存在,突然这个人他在也恨不起来,再次生龙活虎的一本正经的站在他面前,多出来的不过是别扭,不想正眼去看以及以及金凌他这半脑子僵硬的耿直傲气性格好像真的不晓得如何面对一名女子。

  魏无羡摇头晃脑道:“哎,我刚刚可是看到我们的金大小姐蹲在角落里.....”

 “你你你!!魏无羡!你真可耻!竟然出其不意的暗自偷窥别人的隐私!你..你简直罪大恶极!” 这不说还好,可就是说了,被抓到心虚事的金凌脸一阵白,本想上前抓住魏无羡的衣领却后知后觉的发觉到胸口处的不方便,双手颤抖着暴露在空中,最后只得苦恼的选择原地死命跺脚。

    “什么嘛?明明是我好好待在这里,这可是你硬闯进来的。”

     魏无羡闭了一只眼睛,走上前,终于扛起了自己长辈的身份,选择性的把眼前少年人的头当兔子头抚摸,柔声哄道:  “好了好了,年轻人,不要那么沮丧,我也这么过来的,你知道吗,你别看你舅舅那副得性,指不定他在你这个岁数遇到这个场面还不是屁颠屁颠的躲他被窝里?”  

    “你十七岁的时候屠戮玄武。” 金凌眼睛有些红通通的,抬头望着魏无羡。  

    “那还不是因为不得已嘛。”  

    “你二十岁射日之征。”   

    “行了行了那都是后话了!” 魏无羡已然不想继续让金凌说下去了,上步靠近少年人,伸手一拉直接一把小少年拢在怀里抱住了。


    两人身高相似,魏无羡感觉到了对方少年人的浑身猛然间的颤抖。 

 “好了不哭了。”  魏无羡用了史上他所能发出的最最最柔和的声音哄到,顺手拍了拍少年人单薄的肩背。

   哄孩子真是这世界上最难的事情。 


   但是魏无羡已经充分发挥了他现在的女性优势,从嘴皮子利落烦死人不偿命到各类柔声哄小朋友。 

 “好了不哭不哭,你看,我怀抱舒不舒服啊?”  魏无羡边给金凌顺背边调侃道。


   “我....我才没有哭!!” 乖巧了几瞬的金凌连忙推开了魏无羡,后退着拉开二人的距离,一抹眼神飘忽道。  

   我才不会承认我的确有些迷恋那个带着温暖的怀抱。

    就像一个孩童,得到了渴望得到的温柔。

   “好吧,那我不问你为什么来这里了,我就问你,这房间原来是干什么的?” 魏无羡耸耸肩环顾四周慢慢走在床边,道。  


 “我不清楚,我只偶尔听叔父那辈人谈论,这一片后房都属于原本上一代父辈们的偏室或者侍女们的闺房。” 金凌平静了下来,偏头哼唧了几声。  


   “哦。”  魏无羡回答的不以为意。


    “话说这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你为什么在这里?还有你为什么变成了女人?你的这一身金家装扮又是怎么一会事儿??”  金凌走上前,道。

   “嗯.....这个嘛,说来话长了哈哈哈。” 


  “你别骗我!谁不知道你身上的衣服和我们家的那几位专门给....出入风流场合的侍女.....衣服一样!!” 金凌越说声音越小。 

  “嗯? 还有这种专属的?” 魏无羡继续道。   


 “.....我不管你又在折腾什么,不过.....咳,我劝你还是最好还是注意点他们,尤其....尤其你现在身体又变成这个样子.....” 金凌转过头去,道。


     声音未落,门外却是一个突兀的脚步声,横插入中间。


    原本转过头的金凌顿时表情僵硬了一下,立马全身转了个方向对着魏无羡,一脸端的是慌张,结结巴巴道:  “完.....完了!”  


  “快,快点躲起来,舅舅来了,这次来的也太快了!”  

    金凌说着,连忙推了一把魏无羡,意思显而易见,让他继续藏床下面。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好像刚刚才发生过? 


    不过,这样在一个江澄级别的人面前藏起来简直是多余。  

     魏无羡来不及吐槽,却被金凌一把推了一下。


      可惜动作还是稍显慢了一拍,这房间门直接第二次的,被另外一个人直直踹开了。 

     金凌一个激灵,脚下一绊,直接前脚勾到了魏无羡的后脚,一顿连带的踉跄,二人双双沉重的跌在了柔软的床上。 

   “金凌,你还知道丢人现眼?躲到这种破屋子里做什么?! ”

    伴着人声, 屋子内人的响声太大,甚至还来不及知道个所以然出来,便被门外一脚踏进的来者,跌了个满眼尴尬,瞬间暂停了一切的动作。  


    这现行来的猛猛烈烈,十分及时的给抓了个现行。

    两人重叠着的双双倒在床上,金凌在上魏无羡在下。 


     更重要的问题是....

    

      因为刚刚拉扯的缘故,惯性使然,金凌的双手不偏不倚的撑在魏无羡高耸的双峰上。


   这两支柱全被当成了金凌这个少年人的支撑地,来不及时的反应,还顺带无意识的抓了几抓手中的弹性物品。


     “……??”  这个尴尬的处境刚好被闯进来的江澄给迎面毫无保留的撞个正着。

   “……” 两个人均被砸的一声闷哼。


    时间在那一刹那好似停顿了一隙,只是这瞬间已经足以说明了很多事情,比如说他们面前已经伫着一位印堂隐隐发黑的身形修长的大兄弟。


    被握个满手柔软的金凌整只手僵硬着同一个动作飞快的往后一个扑腾翻腾倒去,眉头快呆滞成一条直愣愣的横线,退后途中前脚踩着后脚,又本能的想拐个弯让自己滚的舒服点分外奇特的扭成了另一种形状,直接单腿和墙角来了个赤诚的拥抱。 


      方才被压着的魏无羡一样不好受。

     此刻的小脸上掩映着通红,最尴尬的问题是,他差点,就尖叫了。

    

       只是非常之单纯的,身体上的反应。

       这那啥,还真是像个小姑娘...... 


          然而理智给他拉回来了几分。


      这一连串闪电一样飞过的想法,魏无羡直接纳闷了,这他是该叫还是不该叫?

       不对啊我为什么要考虑这个问题?

    “金凌,怎么,你不打算解释一下?”江澄已然是压低了音量,魏无羡依旧听出了那声音底下是难以掩盖住的几团隐隐发作出的怒火。

    看着向是一吨铁打的巨像守着站在门前,表情掩映在刘海阴影下的江澄,浑身气场顿顿打开散发出生人勿近的信息。

    “.....”金凌直接浑身抖了抖,像个小狗一样耷拉着脑袋不敢吱声。

       这次他是真的屁也不敢放一个了,毕竟他偷偷的从宴会逃走,这次没有了什么庇护,还指望自己的舅舅能抽一抽紫电压一压外面那一堆狼虎似的号称金家外门生以及各类仙家家主。

      其实一切归咎在于,他真的竟然敢在这个这么重要的会上逃跑。 

      魏无羡默默的扭了扭刚刚被压酸了的腰,顺带着坐了起来,心想,这孩子还真是胆子一天比一天狂放啊。  

    江澄没有理会一旁的魏无羡,他也就心安理得的当个观众默默的不吱声。  其实最重要的是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先开口。

      江澄指尖紫电一闪而过,右手随意一挥,一阵闷声炸裂一样的吱呀响声,所过之处直接劈开了一条裂缝。


       家....家暴现场?? 


       魏无羡张了张嘴,江澄这厮都不知道给侄儿在外人面前留点面子吗?         按照那厮的性格的确应该不可能。

      但是这次轮到魏无羡坐不住了,脸颊依然通红着,扯了扯刚刚在凌乱间被拉下去的半肩轻纱,魏无羡盈盈的站起身, 小小的抬头却看到的是门外的洁白长袍下的一双通体雪白的长靴子慢慢缓步踏入。


      眼熟的不能在眼熟的雪白色一尘不染的云纹靴子。  


        果然,魏无羡嘴角抖了几抖,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被抓了个现行一样,头一次的,巍巍缩缩的抬起小半张脸,大而润泽的眼眸里盛满了乖巧的讨好,细嗡嗡道:“那个那个,蓝湛,蓝二哥哥,你来啦?”


 -------------

今天山竹不出门,终于有时间更文了hhhhh,保佑平安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