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時雨

无知者无畏
我很无畏

有着足够的自知之明
唯一的几个热度是圈给的。

我家小心肝儿给我画的头像!!!!!用了!!!!!

同人圈待久了,看到喜欢的小哥哥咽在喉里本想说“好帅” ……结果一出口就猝不及防的说成了“想日”……(ノД`)如果我再大声点,估计我没脸见我同伴了……

真是可恶的习惯性条件反射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完结一篇连载之前我是绝对不开新坑了( °̥̥̥̥̥̥̥̥˟°̥̥̥̥̥̥̥̥ )


哇的一声哭出来了呜呜呜呜

【长顾】— 倚风醉月(?)

一个饭前小甜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奇会不会被ping………

接上 http://oliviakurohalee.lofter.com/post/1f02842d_ef20aea1 


————

有着经年痴心妄想终得一朝的雀跃,面对着顾昀轻佻而又带着恶意的撩拨,长庚一把抓住那个不安分的爪子,紧紧的拽在掌心,隔着衣物附上早已因他而顶立起的欲望,带着十分滚烫的触感。

“子熹,它因你而起,帮我。”

怀中人信期将至却尚未来临,怕是前期会体虚不已,无他,只想自家的将军在潮期将至之前可以让身体调养的足够折腾几番。


顾昀的手指修长,抓起来甚是纤细,长庚一手握住其中,这个手掌曾经比他手掌大些,如今却能被他一手包裹住,难以被养胖的腰身终于有了几分肉感,另一手在其中捏揉了几下,十分细腻。


“嘶,小混账,你摸哪儿呢。” 被捏揉的有些疼痛,顾昀转而却又只能对着自家儿子的高高挺立的小儿子,摸摸鼻子,报之已无视。


“子熹……” 一瞬间似乎又那个温软而又贤良的小奶狗长庚回来了,少了几分先前的不容分说的霸道与控制。

顾昀心又被这声软软的带着祈求巴巴的声音给活活埋软了。

佯装咳了一声,扭开红的和嘴上胭脂有的一拼的脸颊,只得一手慢慢在长庚一手的引导下伸进了下摆衣衫内摸摸索索抚上了那个尺寸略张狂的滚烫之物。

慢慢十指叩拢,顾大帅的五指姑娘只先前照顾过几次,每一次摸上都带着几分难已自持的抖动。

摸上的触感粘腻而与肌肤不甚相似,顾昀没由来的一个分神,没控制住力道细细的捏了一下那物。

搂着顾昀的长庚颤抖的闷哼了一声,紧了紧握住对方腰的手, “唔…子熹…痛…”

“子熹,你可要对我们往后的性福着想啊。”长庚附头,枕在因坐在他身上的而略高半头的顾昀肩上, 喘着细微的气息洒在对方的耳根,道。

“这个,咳…对…对不起。” 耳边的湿气痒痒的挠着,顾昀自知失态,难得的不知如何回答,偏了点脸道。

“子熹,你这样真好看。” 枕在顾昀肩上的长庚摆正了头,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将下巴娴熟的搁在顾昀的肩上,细细的看着顾昀唇上泛着胭脂红的泽液,隐隐透着几分诱人。

顾昀没回答,正整个人正忙于手头的事想方设法的如何平息手中这个烫人物体。

顾昀两只手一起缓缓握住开始慢慢细细的上下滑动,过程中长庚鼻吸渐渐的愈发沉重,撸着的过程中却发现依旧难已自持的消停下来。


闷哼了一声,长庚死死的搂紧了顾昀,似乎想要把他融进身体里,脸深深的埋进了子熹的脖颈处,带着几分霸道式的口吻闷声道“子熹,快点。”

撸到手软的顾昀只能应声加快了节奏,随着一声粘腻腻的声响,顾昀被一股似麝香又似安神古静的檀香的素香所包围缭绕着,随即的喷了顾昀一手湿答答的液体。


长庚略显沉重的呼吸方才慢慢平复了下来,吻了吻顾昀因为帮其上下手而有些满头大汗额头,道“辛苦你了,我的将军。”


“嗯…” 被强劲的乾元素笼罩的浑身发软,顾昀整个人都软软摊在长庚的怀里有气无力的吱嗯了算是回应。


窝在长庚的怀里散着安神散气味的周身,顾昀懒洋洋的直接阖眼眯憇了起来。

不过会儿直接传来一阵细细的安稳鼻吸音。

长庚愉悦的低低笑了笑,伸手拦腰将顾昀整个人抱起走出门外。


门外一直兢兢战战不敢进屋的两位下属看到禁闭的房门终于开了,他们的陛下终于肯从屋内出来,正惊喜准备迎身之时,却在看到他们的陛下怀里还抱着个人,正是刚刚进房里的安定侯,愣了愣,面面相觑。

但是都聪明的选择直接无视。

“陛…陛下,请问还有什么吩咐…” 其中一位敬礼道。


“备车,回候府,今天的事情也不用继续下去了,回头我派人去解决。” 长庚的低着头,看着怀里被长庚细细罩在身上的披风内,披散着头发睡着正熟的顾昀安静的侧脸,说的声音轻柔,似乎怕吵醒了这方睡美人。



两位下属相互对视了一眼,同声行礼道,“……是。”


——
——
——
——

【忘羡】chapter7——魏无羡,你竟然变成了女人?

最近睡不够,今天竟然公众场合低血糖晕倒了……还好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身边是我的朋友们…_(┐「ε:)_我爱他们。
摸摸索索的码了沙雕失心疯的一段。

——————————

魏无羡现在很不好,尚且不说现在的处境如何,更重要的是,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沉重的迈出第一步。

只是这所谓的沉重嘛…魏无羡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上身轻纱缓带,下身裙摆过繁过重,再顶着个头上沉重的各类的银铃发簪,一走三晃荡,一步一走一拖拉,前脚踩前摆后脚踩前脚,慢中带顿,修长的脖子一动不动的拉长着,走的那是个高视阔步,只不过那方向,是横的。

这可真沉重,走个路都这么艰难。


“难道我上辈子安安静静当个美男子不成,这辈子当个美女又要上演一场狗血的苦情戏?”
魏无羡提着裙摆苦着个小脸碎步碎步的走着,生怕一个不小心把这身金贵的绫罗绸缎给撕烂了。


“不对啊,金家这位大叔,是想让我干嘛来着,难不成我真的要去伺候一帮大男人?” 魏无羡蓦然停下脚步,尚未来的及思考些其他事情,就被身后的两位跟过来的侍女催促了一把,架着一脸懵逼的魏无羡就是硬生生的掉头走反方向。

“哎哎哎,两位仙女姐姐,你们有话好好说,这突然架着我干什么呀?”

匆忙间被两位拖着,魏无羡委实无奈道。


“哼,不拖着你我看你是连路都走不成了,连方向都走错着。”

“………”
我不往别处跑难不成我还自己奔入虎口吗?

一反魏无羡对以前身旁那些小姑娘们的娇羞常态,流年不利,他这碰到的怕是一个都比一个强悍..

伴随着被搀带拉连带被架的动静,魏无羡头发身上的精致的玲珑首饰随之叮咚作响。

“姐姐,我可不可以不带这些东西啊,不是说仙门百家严禁有伤风化俗一切聒噪之物吗,我这一走动,得多吵啊?” 被当成咸鱼一样拖着走的魏无羡耷拉着个脸道。


“公子让你这样就这样,有多少个姐妹想代替你都求之不得呢,哼,长长心眼吧你。 ” 身边一位的其中一位丫鬟道。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更加慌。
里面碰到熟人怎么办?
认出我怎么办?

魏无羡垂着个脑袋摇摇头,选择性继续当个麻袋被拖着走。

他此前也算是大致能猜测出这位金家的大爷想做什么事情,无非就只有几种可能性,这位大爷看上去也不过一位金家所属旁门或者外门之人,在靠近点也不过是金光善那老家主便宜弟妹方的亲眷,看这人面性大致也能猜出此人性情多半相对冷淡薄情,毫无掩饰挂脸上的脾性,可想而知言语肯定相对直来直去,势力可以说是不平不淡,却能处处在得罪人之中保持一种相对制衡的平衡,想想反倒是这种人,更可能会招另外的比如说之前金光瑶一样的人青睐有加,新一任家祖继任,本家内部又蠢蠢欲动,当下之急便是家中老家伙对金凌这个孩子的矛盾开始与日俱多。

不防在此期间的确有很多外姓弟子开始想着收拢人物,或又是站对方位。

这就有个问题了,这个大叔站的是个什么位置?这葫芦里面卖的是个什么药?

尚且不清楚内部存在不存在矛盾这种说法,魏无羡对此的推测也不过是顺应了每个百年世家所肯定会经历过的局面。

但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他——魏无羡,被女人,有些粗鲁的,推进了一个地方,一个相对陌生的地方。

只是魏无羡没有来过这里,似乎是专门为增加本次宴会增加雅兴而扩开的一方后门座。


除去正统流程,江澄肯定是不会参与进来的,金凌那小子才座上位,这手笔到像是刚刚一面之缘的男子会做出来的事情。

此次来金家宴会主旨不一形式不同与此前魏无羡的所来过的清谈会是完全不一样,仙首们处在金陵台上座中相互依旧走此前宴会的传统流程,彼时相对雅俗共赏。


“嗯?你是哪家的仙子?”

魏无羡单单的站成了个顶天立地的棍子,眼前排场相对间应该都是各家不太要紧事宜的名门之后们,相对的,也有些小家族仙首受不住其他各家的严肃氛围,特此来放松或者掩人耳目的。

他以前不甚关心这种旁门的小伎俩事情,但并不代表不清楚。

但如今他魏无羡又被无辜的牵连到这一步,只得顺水推舟,好好的进行下去了。

对着上来搭讪的几名世家弟子,只能报之以礼貌的笑容。
“公子,我是这次新来的婢女,特此来为您们助兴。” 有样学样,魏无羡半垂着头,用袖子堪堪遮住了半张脸,屈身行了行礼。

“婢女?这位仙女莫要和我开玩笑,难不成金家的婢女们随便捞一个都能捞出像你这般拥有迷人风采的么?”


说着这位世家子弟欲上前就想把这位巧笑盈盈的女子伸手拦腰抱在怀里,却一把被魏无羡不着痕迹的退后一步给擦边躲过了。


“怎么?既然仙女是来助兴的为何不连人都不让碰一碰?” 世家弟子一脸不屑道。


“公子,您不由分说直接动手,都说凡事循序渐进,还望公子珍重。”


魏无羡有种格外想一脚踹其脸上冲动,这种的弟子生前真是看一个踹一个。

“呵呵,怎么美人儿还给我玩儿这种游戏?不如咱们玩大的,深入一次你脱一件衣衫?”

“………”

魏无羡突然想热泪盈眶,自己一惯传承的不要脸,终于后继有人了,面对此人真是小巫见大巫的人,这厮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长成个什么鸟样,就想沟仙女。

我呸,当真不要脸。


“公…子,莫…莫要如此” 魏无羡一边佯装打哈哈一边果断往后退,想摆脱这人的纠缠。

“仙女,莫要害羞。”一边伸手一把握住眼前人软若无骨的手,捏了捏,不住心猿意马。







——————


加不加更全看命…_:(´□`」 ∠):_我爬不起来了呜呜呜呜我好像更的是有点慢

江湖人称,一指禅
我的求生欲很强,想了个法子,比如把开车写成各种武打效果…

时机既到,小攻立马对准要害之地,先发制人,一招瞄准,先来一记江湖中人一指禅,怼其软肋,一指不扩既而伸二指,却发现功力不足,望其依旧挣扎不已,无他法,随后猛然加深功力,由浅入深,立马运功一周天囤于下身凶器,而后一招秒却万物归灭,直直让身下之人钝痛仰天长啸………好了我编不下去了,遁走………

【长顾】— 倚风醉月(上)

#雅车+雅座。(手动狗头被pia飞.....)

#强行加了乾元,坤泽,中庸等设定。




秋水寒,怎不忘一缕浮香暗。

烛烟乱,尽一朝心事付残垣。

雨渐染,朱砂淋漓桃花扇,何处潇湘凝眸落花间。

  ------江南叹


------------------
  

   太史年间,李旻这位皇帝所做改革变法皆是张弛有度,条例法规波涛层层叠叠,像把带了几处稀疏齿的篦子,一筛一半的跳蚤合着另一半的琐碎成团的尘埃,皆由曾经的被称之为历代的部门尚书给起草上奏,国之命脉和民间禁止交易滋生出的各种矛盾再续后话,缓缓进行又条例稳当的启动着。
   

   须知其中的零星事情,便是太史帝这位无人知晓私下为一位如同古朴佛香青灯缭绕的土皇帝其中的小小性情。
   

   长庚在年少方不过初长成的年纪就清楚,他家的那位美人义父,是位坤泽,但却有着比之乾元还要能够独驻撑起一杆江山栋梁的高傲脊骨。

    潇潇而立,身长驻足,长发披散,眉眼下,耳垂上,一点朱砂痣。
  

    他时常站于这位义父的房中,看着挂立于墙上,世不可避的几个大字。
  

    对这位从小深埋住放在心尖上的人,身心早熟的少年心中自是难耐几番挣扎肖想重重,活活鲜红的一颗心完全绑定在了这么一个人的身上,扑进他的蕴着凉意的怀抱,唯一能够迸发触拥出来的火苗捂在胸口有几分暖,完完整整的给了他怀里的长庚。
  

   义父的发丝很软,拂在脸上痒痒的,直直痒进少年长庚的心里,胸前振动的心跳逼的少年半身连带整个人颤抖中混含着又热又痒麻的未知悸动。

  殊不知,两厢之情在多年未果奢望中途经变了味,一种无形的渴求渴望压止在其中,一旦爆发,一边是无休无止的给予,另一边又是难以把控的予夺。

 ------------
  

   集市尚早,却是人声鼎沸,顶立未入盛势的京城中,  街道人多却又有着相对应的希疏可站的大部分空间。  

  “嗯?”  
  早起喜偶尔凑凑热闹的安定侯顾昀,被太史帝一声令下直接压在候府清闲到养老的这段时间里,步履难耐,直痒痒,凑进人群就是一个孩子般的闹腾。
 在早市总是可以淘到几个好玩意,丢回去给自家沉着脸的儿子玩玩儿也不外乎一桩可以嬉笑的趣事儿。
 不用说,这种事情,顾昀这人还真是干的出来。

   天白的无云万里,阳亦不在天空上高悬,亮的柔和而舒适,惠风和畅,仰观京城面貌之大。

  “老板,这是个什么玩儿意?” 

    顾昀一席单衣身长玉立,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目光盯着身前摊铺上,整齐摆放着的物品,其中带着醇香浓郁的酒气和着百里四溢的银盒指蔻芬香,沉冷浓郁交织,亦有着桃花脂的甜味。

 “咳咳…这位公子,您可真是好眼光啊,这个为从西域所出的一种凝脂膏,可是混合了西域最独特的佳酿和中原带中桃花味的混合香膏,还带着桃红色呢,可以给您心爱的姑娘家捎一个,可当胭脂用,又可当香膏用。” 

  那摊位的老大爷沉着个中气十足的混声,带着几分讨好的语气道,“我看公子您气质出众,天生长着一副风流多情态,想必家室姑娘也十分美貌,何不买一个锦上添花?” 
 “哦?这可真真是让我开了眼界,这西域之中还有这种混合味的胭脂? ” 一指尖执起试用的膏体,随意一划沾染上了点沉浓郁味不觉的殷红,扣进了指缝。


  万众人的丛中,高悬直立四角翻飞的雅致楼阁上一触视线的眸光,蛮横过人群中正在沉沉的至上而下看笼罩着他的整个人。

  这个视线从他的出现自现在就死死的粘在他身上,似乎从未离开过。
  其中的炙热和毫无掩饰的渴求打在顾昀的身上,似是无所遁形。
 

   顾昀不经意的笑一笑,依旧风度翩翩的佯装着自己手上的事情。
   

  轻缓着顺着萦绕四周的香气折带着光线, 蓦然间的转身的抬头远望,端着一嘴角的风雅笑意映 带不去一丝犹豫直直和那个视线之人相对而撞。
  模糊半迷离的眼眸隔空对视,有意为之的对其挑了挑眉。
 

  坐在楼阁窗前的长庚全身颤了颤。

  年轻的皇帝一身长袍外衣,半头长发束一冠,面如冠玉,端得是俊气逼人。
  

   紧拽着宽大衣袖下所捏住的半截衣带,短的所衬其主人的腰身细的不过尔尔,这位年轻的皇帝便转头唤来手下,吩咐了几句话,随之继续专注的望向自己的那位,不,现在应该已经算是四处已然不见踪迹的心上人。

 顾昀已然心照不宣的进入这方长庚地盘的阁楼,望向四周装潢大气沉静却处处低调的精致到闻出几分奢华的味道,心中不由的嘀咕了起来。

  怎么自己的这个义子如今转了个性子?
 

  少说,长庚年少心思深重,勤俭克制,又是雁回所成长出的土皇帝一个,但此次,也算能说明了一件事,长庚在成长之中,也开始缓慢有了现在少年郎该有的几分张扬和恣意的风流态的喜好了。
  心中算是对这个自感都深沉到不得已的伴侣儿子多了几分宽心的愉悦。

  “子熹。”

 一开门就是屋内人的一阵毫无章法而又使劲的牵拉。
 

  一阵迫切的带动入室过程中,方才不慎,直直的,顾昀被自家的皇帝给堪堪一带手臂,整个人便带坐在了长庚的腿上。
  被自家的皇帝像抓住着的救命根子一样的握紧着,本应该只谈风月的风流场所和情迷意乱的体位,愣是给这位青年皇帝直直拉成了几分急迫的救命味道。
 “哎哟,什么事情会让我们当今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皇帝陛下,这么迫切又这么紧张呢?” 坐在长庚怀里的顾昀,挑起三分调侃的味道,上翘着的桃花眼十足的笑意迷离。
  顺手递桌边的折扇,顾昀低颤着睫毛,用扇子抵在长庚的下巴,让起抬起头。
  四目相对,似乎带着几分刺入情欲撞击。

  “子熹。” 

   长庚一手握紧了腿上顾昀的腰,一手撩拨住了顾昀一肩披散的长发,指尖绕弯,一卷一缕,一拉一扯。
   低头埋在心上人的脖颈里,细细的嗅着其中熟悉的味道。

 “子熹,我的将军,你方才是不是喜欢那个玩儿意?我命人去寻更多相似的好物了。” 

  十足十的感受到自己腿上对方欲望的隔着布料的热的逼人。顾昀动了动鼻间,低头凑道  “陛下真是,光天化日之下,白日宣淫啊。” 
说着,凑上去舔了舔长庚的嘴角,长发丝轻拂过,凌乱在一起,甚是好看,一口盛住摩挲后的唇齿,用舌头打着几分湿润,舔舐着对方深深的内里牙尖。
 “ 陛下的牙尖还是这么锐利啊?”  

  “子熹,你的信期是否将至?” 眯着眼睛享受着怀中心上人的细致轻吻,长庚却突兀的道。

 “嗯?陛下记性可真好,我本人近期给闲的都忘了个透彻。” 高高的坐在长庚的大腿上,顾昀垂头带着长发遮住了半张脸,笼罩在阴影里,一手轻轻抱着长庚的一边头部,一指轻柔的柔着自家小心肝儿的太阳穴,另一手悄悄的从指间中的胭脂抹在了长庚的薄唇处。

  “美人真不错。” 顾昀突然歪歪的笑着,上调着的桃花眼带着几分琉璃,衬着朱砂收入了其中的景致。
 凑过头一口舔上呆愣了一秒的长庚,唇边随即也沾染了一抹桃红和浓烈的甜香酒味。

    风月雅致之间,不若朱砂淋漓,除却巫山不是云,不若一缕浮香暗。


   -------------------

我愿成为你的骑士,至死不渝。

羡羡是什么大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