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時雨

我的黑历史捣鼓专用号,专门写无营养的沙雕文。
可以叫我黑时
唯一的几个热度是圈给的。
吃一切官配cp,不喜逆。

近期写 长顾‖忘羡‖冰秋

是个剧情流控主剧情流,偶尔沙雕段子+单纯开车

是一名大龄死宅,勾搭随意,私信就好。

十分感谢一切给我文章点❤️的天使们。

安静产粮,安静磕粮,偶尔长评,文明净圈你我他。

【忘羡】chapter10—魏无羡,你竟然变成了女人?!

来晚的中秋节快乐T T 爱你们,上文了哈。  

 魏无羡,你是时候展现你母爱的时候了hhhhhhh

蓝二哥哥我终于可以放你出来了呜呜呜呜......可憋死我了


———————————


“……”  

“金凌你等下,别走。”

 魏无羡再次抓起了金凌的手。 


“你…你干嘛!你这个疯子,你别以为你是魏无羡我就怕了你!” 

 对方的柔荑触感似温润的玉,一手被对方抚上,几分属于女性独有的柔意。

 突然间的,想沉溺在这温柔的触感中,少年油然而升的小心思。 

 就像一双本该从小就有却一直空缺着的,温柔而又带着抚慰的暖意,摸着蹲在角落里哭泣着小小的他脑袋的那么一双手。 

   少年像是突然间魔怔样的定住了。  


  “你个小孩子怎么就是这么倔? ” 魏无羡道,“你仔细看看,我像是男扮女装吗?”

    顺着魏无羡的话语所向,金凌才缩头缩脑的感抬起头向上瞅了几眼,那神情和角度的倾斜程度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污了眼睛一般。 

     魏无羡无可抑制的动了动嘴角。 

    “行了行了,好好抬头!”  魏无羡直接双手捧住眼前少年人的面颊让他抬头。

    眼前人笑意盈盈,眉眼如画,除了几分眼熟外,唇角那上调着没心没肺的弧度到是和原来的那个魏无羡混蛋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和我说说,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魏无羡挑眉挑的老高,不顾对方一脸见了鬼似的表情顺手就像长辈一样揉了揉少年人的头发,心情几分愉悦状。

  “....这这,不,不对,你先回答我,你真的是魏无羡?可.....可你..不是....女..?” 

  “可能嫉妒本老祖实在太俊美了,所以让我变成了女人吧?啊哈哈哈哈。” 魏无羡又揉了揉少年人的头。

 “......”金凌才觉他自己可能是脑袋被猪啃了才会一本正经的对魏无羡问了起来。 

 

  “...你别给我添乱!小心我叫仙子过来!”金凌从魏无羡的魔爪里钻了出来,依旧一脸带着去不掉的嫌弃,但是比之那眼神却显得相对有些小心翼翼。

    魏无羡这称号在这少年人的心中挤压了太久愤恨的存在,突然这个人他在也恨不起来,再次生龙活虎的一本正经的站在他面前,多出来的不过是别扭,不想正眼去看以及以及金凌他这半脑子僵硬的耿直傲气性格好像真的不晓得如何面对一名女子。

  魏无羡摇头晃脑道:“哎,我刚刚可是看到我们的金大小姐蹲在角落里.....”

 “你你你!!魏无羡!你真可耻!竟然出其不意的暗自偷窥别人的隐私!你..你简直罪大恶极!” 这不说还好,可就是说了,被抓到心虚事的金凌脸一阵白,本想上前抓住魏无羡的衣领却后知后觉的发觉到胸口处的不方便,双手颤抖着暴露在空中,最后只得苦恼的选择原地死命跺脚。

    “什么嘛?明明是我好好待在这里,这可是你硬闯进来的。”

     魏无羡闭了一只眼睛,走上前,终于扛起了自己长辈的身份,选择性的把眼前少年人的头当兔子头抚摸,柔声哄道:  “好了好了,年轻人,不要那么沮丧,我也这么过来的,你知道吗,你别看你舅舅那副得性,指不定他在你这个岁数遇到这个场面还不是屁颠屁颠的躲他被窝里?”  

    “你十七岁的时候屠戮玄武。” 金凌眼睛有些红通通的,抬头望着魏无羡。  

    “那还不是因为不得已嘛。”  

    “你二十岁射日之征。”   

    “行了行了那都是后话了!” 魏无羡已然不想继续让金凌说下去了,上步靠近少年人,伸手一拉直接一把小少年拢在怀里抱住了。


    两人身高相似,魏无羡感觉到了对方少年人的浑身猛然间的颤抖。 

 “好了不哭了。”  魏无羡用了史上他所能发出的最最最柔和的声音哄到,顺手拍了拍少年人单薄的肩背。

   哄孩子真是这世界上最难的事情。 


   但是魏无羡已经充分发挥了他现在的女性优势,从嘴皮子利落烦死人不偿命到各类柔声哄小朋友。 

 “好了不哭不哭,你看,我怀抱舒不舒服啊?”  魏无羡边给金凌顺背边调侃道。


   “我....我才没有哭!!” 乖巧了几瞬的金凌连忙推开了魏无羡,后退着拉开二人的距离,一抹眼神飘忽道。  

   我才不会承认我的确有些迷恋那个带着温暖的怀抱。

    就像一个孩童,得到了渴望得到的温柔。

   “好吧,那我不问你为什么来这里了,我就问你,这房间原来是干什么的?” 魏无羡耸耸肩环顾四周慢慢走在床边,道。  


 “我不清楚,我只偶尔听叔父那辈人谈论,这一片后房都属于原本上一代父辈们的偏室或者侍女们的闺房。” 金凌平静了下来,偏头哼唧了几声。  


   “哦。”  魏无羡回答的不以为意。


    “话说这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你为什么在这里?还有你为什么变成了女人?你的这一身金家装扮又是怎么一会事儿??”  金凌走上前,道。

   “嗯.....这个嘛,说来话长了哈哈哈。” 


  “你别骗我!谁不知道你身上的衣服和我们家的那几位专门给....出入风流场合的侍女.....衣服一样!!” 金凌越说声音越小。 

  “嗯? 还有这种专属的?” 魏无羡继续道。   


 “.....我不管你又在折腾什么,不过.....咳,我劝你还是最好还是注意点他们,尤其....尤其你现在身体又变成这个样子.....” 金凌转过头去,道。


     声音未落,门外却是一个突兀的脚步声,横插入中间。


    原本转过头的金凌顿时表情僵硬了一下,立马全身转了个方向对着魏无羡,一脸端的是慌张,结结巴巴道:  “完.....完了!”  


  “快,快点躲起来,舅舅来了,这次来的也太快了!”  

    金凌说着,连忙推了一把魏无羡,意思显而易见,让他继续藏床下面。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好像刚刚才发生过? 


    不过,这样在一个江澄级别的人面前藏起来简直是多余。  

     魏无羡来不及吐槽,却被金凌一把推了一下。


      可惜动作还是稍显慢了一拍,这房间门直接第二次的,被另外一个人直直踹开了。 

     金凌一个激灵,脚下一绊,直接前脚勾到了魏无羡的后脚,一顿连带的踉跄,二人双双沉重的跌在了柔软的床上。 

   “金凌,你还知道丢人现眼?躲到这种破屋子里做什么?! ”

    伴着人声, 屋子内人的响声太大,甚至还来不及知道个所以然出来,便被门外一脚踏进的来者,跌了个满眼尴尬,瞬间暂停了一切的动作。  


    这现行来的猛猛烈烈,十分及时的给抓了个现行。

    两人重叠着的双双倒在床上,金凌在上魏无羡在下。 


     更重要的问题是....

    

      因为刚刚拉扯的缘故,惯性使然,金凌的双手不偏不倚的撑在魏无羡高耸的双峰上。


   这两支柱全被当成了金凌这个少年人的支撑地,来不及时的反应,还顺带无意识的抓了几抓手中的弹性物品。


     “……??”  这个尴尬的处境刚好被闯进来的江澄给迎面毫无保留的撞个正着。

   “……” 两个人均被砸的一声闷哼。


    时间在那一刹那好似停顿了一隙,只是这瞬间已经足以说明了很多事情,比如说他们面前已经伫着一位印堂隐隐发黑的身形修长的大兄弟。


    被握个满手柔软的金凌整只手僵硬着同一个动作飞快的往后一个扑腾翻腾倒去,眉头快呆滞成一条直愣愣的横线,退后途中前脚踩着后脚,又本能的想拐个弯让自己滚的舒服点分外奇特的扭成了另一种形状,直接单腿和墙角来了个赤诚的拥抱。 


      方才被压着的魏无羡一样不好受。

     此刻的小脸上掩映着通红,最尴尬的问题是,他差点,就尖叫了。

    

       只是非常之单纯的,身体上的反应。

       这那啥,还真是像个小姑娘...... 


          然而理智给他拉回来了几分。


      这一连串闪电一样飞过的想法,魏无羡直接纳闷了,这他是该叫还是不该叫?

       不对啊我为什么要考虑这个问题?

    “金凌,怎么,你不打算解释一下?”江澄已然是压低了音量,魏无羡依旧听出了那声音底下是难以掩盖住的几团隐隐发作出的怒火。

    看着向是一吨铁打的巨像守着站在门前,表情掩映在刘海阴影下的江澄,浑身气场顿顿打开散发出生人勿近的信息。

    “.....”金凌直接浑身抖了抖,像个小狗一样耷拉着脑袋不敢吱声。

       这次他是真的屁也不敢放一个了,毕竟他偷偷的从宴会逃走,这次没有了什么庇护,还指望自己的舅舅能抽一抽紫电压一压外面那一堆狼虎似的号称金家外门生以及各类仙家家主。

      其实一切归咎在于,他真的竟然敢在这个这么重要的会上逃跑。 

      魏无羡默默的扭了扭刚刚被压酸了的腰,顺带着坐了起来,心想,这孩子还真是胆子一天比一天狂放啊。  

    江澄没有理会一旁的魏无羡,他也就心安理得的当个观众默默的不吱声。  其实最重要的是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先开口。

      江澄指尖紫电一闪而过,右手随意一挥,一阵闷声炸裂一样的吱呀响声,所过之处直接劈开了一条裂缝。


       家....家暴现场?? 


       魏无羡张了张嘴,江澄这厮都不知道给侄儿在外人面前留点面子吗?         按照那厮的性格的确应该不可能。

      但是这次轮到魏无羡坐不住了,脸颊依然通红着,扯了扯刚刚在凌乱间被拉下去的半肩轻纱,魏无羡盈盈的站起身, 小小的抬头却看到的是门外的洁白长袍下的一双通体雪白的长靴子慢慢缓步踏入。


      眼熟的不能在眼熟的雪白色一尘不染的云纹靴子。  


        果然,魏无羡嘴角抖了几抖,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被抓了个现行一样,头一次的,巍巍缩缩的抬起小半张脸,大而润泽的眼眸里盛满了乖巧的讨好,细嗡嗡道:“那个那个,蓝湛,蓝二哥哥,你来啦?”


 -------------

评论(36)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