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時雨

我的黑历史捣鼓专用号,专门写无营养的沙雕文。
可以叫我黑时
唯一的几个热度是圈给的。
吃一切官配cp,不喜逆。

近期写 长顾‖忘羡‖冰秋

是个剧情流控主剧情流,偶尔沙雕段子+单纯开车

是一名大龄死宅,勾搭随意,私信就好。

十分感谢一切给我文章点❤️的天使们。

安静产粮,安静磕粮,偶尔长评,文明净圈你我他。

【忘羡】chapter12—魏无羡,你竟然变成了女人?!

*原作向结局后的突然间单体性转。

*事情多到字数不稳定。

---------------------------



    蓝忘机怀中人正在轻抖。 


   模糊中江澄本就看不清此人样貌,况且这人一直死死的把头埋在蓝忘机的衣襟上脸也不露一个,但是从身形和衣物上,抵要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怀中那人明显就是个女人。


    魏无羡捂在蓝忘机怀中双肩抖动,却是被笑抖的。

     这声音发出的轻却是莫名所以。

   

   已经努力克制着不再发出声音,可从指缝间漏出的声响依旧,听到这声轻笑的江澄,脸色变的更加阴沉起来。 


   “蓝二公子,你是不是需要给个解释?”   江澄皱着眉目,盯着蓝忘机怀中之人,似乎想把其中那人身上给盯出个洞。

  

   “与你无关。 ”   平静抬眸,蓝忘机一挥长袖,一手更加搂紧怀中人,直接覆盖住其中人的身形,堪堪挡住江澄略带锐利的视线。


  “好你个蓝二,即使在兰陵金氏,即使你是含光君,你信不信我也会与你打一场!” 此情此景,另江澄脸色愈发阴暗起来。

  “随你。” 右指发力,随着避尘身后“铮”的一声剑鞘出鞘声,江澄张手一挥划过一尺闪光呲啦作响的紫电,顷刻间似乎真的开始剑拔弩张,准备二者开打。 


  “等等!!舅舅,舅舅你别冲动!”  一旁本想当个吃瓜群众的金凌这回再也坐不住了,回了神便连忙跑来抓住了江澄的右边胳膊。


  “你来干什么?碍事儿,滚一边去,大人的事情小孩子来凑什么热闹?你的账我等会儿在算!” 这半大的少年力气也足够,江澄皱了皱眉也没甩掉右手上少年的手。 


  “舅舅!刚刚你看见的都不是真的!!都怪舅舅,刚才就是因为你来的太急,才会出了那种事情!!  ” 金凌连忙抱稳了喊道。


  “又什么事情?怪我?你个小崽子在说你刚刚把那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女人压到床上的事情?哼,现在等我了了眼前的账再管你的屁事儿!”江澄将紫电换成了左手,握住道。 


  “压在床上…?”  蓝忘机眉目细微的上调。


   深陷在蓝忘机怀中的魏无羡自然感受到了对方身上的声线沉闷的振动声,紧贴着对方的胸膛,魏无羡整个人都沉沦在十分的酥麻的境地。

 可这内容足以让魏无羡心里直直“咯噔”一声。

  “等等!!舅舅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回想起方才那个乌龙,金凌连忙涨红着脸叫道。


   “蓝湛…蓝湛,别…你听我解释啊!” 方才感觉到抚在自己腰部手的力量慢慢增大魏无羡连忙抬起头伸手出双手捧住蓝湛的脸颊道。 


  “明明是他占了我便宜!! ” 金凌憋足了红红的半张脸,一手所指,支吾道。


   “哈??”  魏无羡瞪大了眼睛。

   “等等…?”

   这小子又在说什么浑话,这思来想去明明被占便宜的是我才对啊!!


  “所以别打了舅舅!!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金凌继而道。

  “哦?那你到是告诉我应该是什么样的?” 

   “....就...那人....唔...” 金凌突然间的闭嘴了。


   

 “蓝二公子,你诚心和江某过不去?” 江澄见状转头道。 


   金凌此番突然间闭嘴,什么也不是,仅仅只是蓝忘机突然对其所施加的禁言术。

    这含光君,到底想干什么,有什么需要隐藏的?


    江澄眉目皱的更加紧凑,对望着不远处站立着所对峙的,一身玉衣静立卓然的白衣蓝家二公子。


   “蓝湛,算了,不用维护我维护的这么紧,反正江澄又不是外人。” 魏无羡扯了扯蓝湛的衣袖,闷声道。


    魏无羡干脆直径从蓝忘机的怀里推开走出来,一步一步拖着裙子慢慢行至年轻的紫衣男子面前,抬头,道  “江澄,认出我没?” 


   “你...?”  望着从蓝忘机怀中缓缓走来的轻纱环带的娇俏人儿, 江澄慢慢轻微俯下头带着几分审视的目光才看清了眼前这位低他一头多些的女子。 


   就在一对视的一瞬间魏无羡看清了江澄眼中闪过几分异样。


   一种形似震惊和无语到极致的双向违和感。


    魏无羡嘴角动了动,心想,果然如此......


   “....你......你是谁?”  江澄捏紧了手中的紫电,一股莫名所以的情绪浮于眼中,一种极致于似笑又抽搐的境地。


   “...我说你,不是已经认出我了吗?之前认的这么张狂,现在怎么还反口问我是谁了?”魏无羡直接扬起一抹自认趾高气扬的笑容。 


    “....魏..无羡..?” 

    这名字完全像是江澄从口中吐出的。

   “我说江澄,你真不愧是我的好兄弟,没想到还会维护我,本人真是深感欣慰....” 魏无羡上前想拍拍这已经僵硬着的人的肩膀,让气氛轻松点,这手尚未触碰到那男子的肩膀上,便被一手粗暴的甩开了。


   “魏无羡!你到底在干什么?!” 江澄表情隐藏在刘海之下,抬头便是一脸咬牙切齿发作不能的严肃。


   “诶诶诶,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是女孩子,甩我手甩的那么大力,你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吗?” 魏无羡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似是委屈道。


  “别碰我!你果然是个邪魔外道,如今这副得性,你又在整什么?!”   江澄一挥手,扭头直接干脆眼不见为净。 


   怎么这两叔侄都是一个德性一样的认人方式,好惨不惨,难不成一样需要被好声好气安慰一下?


    看着江澄似乎看他一眼就嫌弃的眼神和着金凌方才的眼神就像同一模子刻出来的一样,魏无羡此刻郁闷的只想立马找个镜子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

   他现在有长得那么不堪入目吗? 


 “金凌,别给我傻站着,过来,我们回去!”   江澄扭头对着旁边的少年喊道。


  “我......我不....” 已经被解开禁制的金凌连忙跑去魏无羡身后躲着。


   “金凌!!你想被打断腿吗?”江澄从喊此刻直接变成吼了。


  “我....我不!!舅舅你什么时候让那些什么讨厌的花宴里的玄门子弟离开,什么时候我在去!”

  金凌直接躲在魏无羡身后不出来了。

  心安理得的把魏无羡这个免费的挡箭牌给使了出来。


 “行了行了江澄,人家还是个孩子,这么凶着他干什么。” 魏无羡安抚道。


  “你这个邪魔外道没资格说我!”

  看着金凌乖巧的躲在魏无羡身后,魏无羡还转身摸了摸少年的头,江澄嘴角不住的抽了抽。


 形成了一种兀自由心底而发的抽搐。


 “......”


  不得不说魏无羡身着长裙轻纱露出修长的脖颈和柔弱的肩头,一头柔顺的青丝半半用发髻堪堪挽上去,玲珑配环,可修可指,安慰少年时候垂首低眉的样子,似似温柔及也美极了,一瞬间江澄似乎看到了师姐的温柔的模样。


  “.......” 被眼前场景所感,气顿时也没了一半,剩下的却也不知如何消去,就像一拳头打棉花上无处可寻。


   江澄在一旁看的干瞪眼,抬头就看见对面本方才正准备箭弩拔张的蓝忘机浅淡的眼神对上了,只得抱了抱拳,全算是以示道歉。


   蓝忘机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

  

   

    

   



  ----------------


评论(26)

热度(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