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時雨

我的黑历史捣鼓专用号,专门写无营养的沙雕文。
可以叫我黑时
唯一的几个热度是圈给的。
吃一切官配cp,不喜逆。

近期写 长顾‖忘羡‖冰秋

是个剧情流控主剧情流,偶尔沙雕段子+单纯开车

是一名大龄死宅,勾搭随意,私信就好。

十分感谢一切给我文章点❤️的天使们。

安静产粮,安静磕粮,偶尔长评,文明净圈你我他。

渣反【冰秋】无题----- 清新四溢小车车3


全程甜腻腻的糖,糖到我自己写的都感觉甜的发指.......前排忘记说了,这个可能含有一小段的性转成分..= = 

天雷滚滚,但是不含性转车谢谢,只有各种梗在无形的抓来抓去挠来挠去 ....挠的我心痒痒.~~

 车嘛.......后面点吧,我开车比较含蓄hhhhhh

上一章  http://oliviakurohalee.lofter.com/post/1f02842d_ee791daf

--------------------------
  “为师辛辛苦苦的把你养大, 怎么长大了就拼命和我讲各种条件了?” 沈清秋压下心中的胡乱各种吐槽,用扇子装模作样的点了点眉心。
 “师尊,难道就不能给弟子一个机会嘛?”  洛冰河鞠的是一把委屈。

  “行了行了先给为师解解惑,你送为师的到底是什么?”


 “看到这天气有些炎热,弟子前几日方才想起幻花宫内藏阁里曾经记载过的一块可以注入灵气而散发寒气的冷凝晶石,只是其所在地过于隐秘所以弟子派的属下四处寻不到,今早上弟子方才自己动身去寻回来了。” 
  顿了顿,继而道:“否则我早就迫不及待把这个交给师尊啦。”

  “嗯?还有这等物品?”
  沈清秋内心顿时勾起兴趣,一手上去打开盒子。

 一阵迎面而来的细微入骨的寒气,源自盒内一块小小地晶状体发出。

这物品就像一块尚未打磨完全的璞玉,又带着水晶状体应有的晶莹,混混沌沌色泽却是格外美丽。
 青青翠翠,潋滟质朴温润而又内敛,气质如同沈清秋这个人一样,清雅如兰。

 “怎么样?师尊?喜欢吗?” 搂着腰,洛冰河附在沈清秋的耳边,愉悦的说着。

  沈清秋对这等颜值上成的物品端的是喜欢, 只不过碍着师尊这个身份的面子,方才佯装的咳了几下,道 .“冰河,你真的有心了,为师挺喜欢的。”


 “只是挺吗?” 一直习惯细微观察自家师尊脸色的洛冰河有些的委屈巴巴。

 “.......”
 这次沈清秋选择了无视。


  “师尊师尊,不如之前先在来个吧?” 身后的小狼狗兴致好像特别的高。


 “啊?” 沈清秋愣了一下,后知后觉地随即耳朵又开始细微得爬上了晕红。

“打住打住!!”  沈清秋一脸黑线的一手挡在了只剩下呼吸距离间凑过来的洛冰河的俊脸前,想从这人的臂膀怀中挣扎脱离开来。

 然而,洛冰河的一只手还是死死的箍着沈清秋的腰,沈清秋只好继续一脸黑线的那折扇代替另外一只手挡在面前。

 “师尊......”      

“刚刚不是才.....亲过了吗??”  沈清秋在亲这字上面实在...恩,那啥,就是细微的害羞。

“不行!不够!” 


“为师平常还不够让你为所欲为?”  沈清秋想吼了,每次夜间折磨到他简直想老泪纵横,老腰险些折断的是哪个?

  还不是这个口口声声一本正经叫着师尊的,无时无刻不在想要亲亲的,动不动就哭鼻子的.....眼前这个哄了也不见带劲的大帅哥冰妹!
不过这话一出口,沈清秋就后悔了,除了自己那张老脸被这一祸从口出给端没了,他自己到看到眼前这人的眼睛顿时又开始变得越来越明亮。

 这不是好事啊。


他家冰妹那眼睛一明亮起来,沈清秋就知道夜晚肯定.......和谐。


“就一下...!嘛.....”  这一声‘嘛’,直直把沈清秋叫的那是一阵肝颤儿。


 妈耶,你这样苦大仇深的怨妇似的叫喊是交给谁听得啊,洛冰河!!!

 “.......”  沈清秋仰天,干脆直接抄起主动权,放开了手,仰头对着这个俊脸凑了上去。

 闭着眼睛的沈清秋自然没看见洛冰河颤抖的睫毛下眸中飞快闪过一丝狡黠地情绪。

 第一次被这么主动的师尊牵引着,洛冰河放开唇瓣让对方清清冷冷的舌尖慢慢舔过,炙热的麝香和兰花的清香这样又是一阵的轻微碰撞。

 享受着难得沈清秋的主动献吻,洛冰河微眯眼睛搂紧对方的腰慢慢带劲的用力,让对方离自己更近一步,舌头直进入自己的口腔内一起缠绕。

 只是,沈清秋吻的太温柔,丝丝然然拂过的地方像一个羽毛一样,细细点点的,挠的洛冰河心里直痒痒。

 自然而然的起了反应。

 沈清秋的吻到像是个讲究绵长而细致,深陷温柔乡中的喃喃细语一样,如同风月场所公子对待佳人温润而缱绻。


不行,不行,要憋坏了,洛冰河直接反为主动,另一只手按住沈清秋的头直接一个深入。


原本的细雨绵绵突变成来势汹汹的暴雨前夕,这让沈清秋懵懵懂懂的微睁了眼睛,看着对方长长眼睫下漆黑似是风云而动的眸中暗涌,懵懵懂懂的看着自己的唇部被对方碾压似的吃进嘴里翻滚。

  “师尊,乖,闭上眼睛。” 耳边模模糊糊的呢喃,带着不容抗拒的魔力,牵引着沈清秋继续。

  风过残涌似是无痕。  

 只是这猛烈的缱绻还没开始多少,这门外就传来个煞风景的声音。



“师尊!!!!!!”

这声音一出,惊醒的是屋内两人。

沈清秋当下回过神来,还没准备动,这门就被猛然打开了。


“师尊!!!柳.....”

明帆这声‘师叔’还没脱口而出就被屋内两人的姿势给震惊到目瞪口呆,外带下巴还没合上。

两人尚保持着一个搂着脖子一个环着腰细密无间的姿态,自己的师尊像个小媳妇那样搂着洛冰河这个弟子的脖子,脸上还挂着娇羞......那个是叫娇羞对吧....绯红一样的脸颊,那发丝还贼特么凌乱了,这整个一上去就是一个.....

 啧啧不得不说自己师尊情动的样子真的好看.....

  等等,好像偏了道路。


只是那个抱着师尊的人好像一点也不友好了,那脸发黑的可怕.....

狭长的眼眸一暗,这半路被打断的洛冰河现在真的想打人。

看着刚刚难得主动窝在自己怀里的师尊慌慌张张的脱离自己的怀抱还站直了面对来者装模作样的咳几声,洛冰河的嘴角慢慢上挑。

“哼。” 喉结上动,斜了眼似乎对来者不屑一顾,极其细微的发出了一声嫌弃。


-----------------------

评论(17)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