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時雨

我的黑历史捣鼓专用号,专门写无营养的沙雕文。
可以叫我黑时
唯一的几个热度是圈给的。
吃一切官配cp,不喜逆。

近期写 长顾‖忘羡‖冰秋

是个剧情流控主剧情流,偶尔沙雕段子+单纯开车

是一名大龄死宅,勾搭随意,私信就好。

十分感谢一切给我文章点❤️的天使们。

安静产粮,安静磕粮,偶尔长评,文明净圈你我他。

(冰秋)清新四溢小车车4欢脱向——清静峰杠把子小两口的两三件屁事儿

我又来了。

想了想,我本来是想着写的甜爽欢脱些就懒得起名字了,可老是叫清新四溢小车车可太不纯洁了点,我就起了个还算ok的名字——— 清静峰杠把子小两口的两三件屁事儿

上一章  http://oliviakurohalee.lofter.com/post/1f02842d_ee805b59

 ——————————
   .....人生最囧时莫过于像是偷情的时候被抓包......
  哦不,沈清秋太阳穴跳了跳,内心狂吐槽不止,他怎么就把自己归类到偷情这种类型上面去了......

 
    既然他和洛冰河是两厢情愿,那理所当然身边亲近的弟子应当要了解,仅仅不过是因为师徒情分而没有加上明媒正娶这种事情在上面。  可是,怎么这样却是越想还是越怪呢.......

  怎总之被自家的大弟子就这么的突然闯入,在亲热的时候还被抓的正着这种事情,想来他从来没有遇见过,也从来没有考虑过圆场这种问题。

  压下刚刚被吻的心脏狂跳不止的情绪,沈清秋也只好硬着头皮咳了几声,把洛冰河给晾在了一边,使劲努力能够端起自己当师尊的架子,可他当然知道这种佯装现在应该挺无力的.......
  沈清秋转头看向刚刚破门而入的自家这个还在张着下巴,一脸目瞪口呆,尚未回过神的冒失大弟子。


  “明帆,为何你突然连个招呼都不打,就闯入为师的屋内?”  沈清秋硬着头皮撑起自己所剩无几的面子,质问道。

“师.....师尊.....”   明帆回过神来方才结结巴巴道,“我我我我.......”

 “....我我我.....那个....不不不...... 师尊您没事吧....?” 
 视觉冲击太强大,饶是有点心理准备的明帆还是愣头愣脑不明所以的冒出这么一句话。

“你哪只眼睛看到为师有事了?”

  半途被打扰的洛冰河心情当真糟透了,微微细眯着眼眸看着这个从以前开始就水火不容的大师兄,没由的没控制住的将注入几丝真气的压力罩向了他。

   心头一声冷哼。
 当即明帆只觉得浑身一冷,还没来的急察觉到什么其他异象的时候,身后适时地闯进来另一名男子,挥手习惯性的全数的抵挡住了突如其来的压力。


 “你们在干什么?” 

  熟悉的声音从来者的口中吐出,尚未关门,柳清歌很熟稔的御剑落直房中。

   人又多了…

  洛冰河更加不开心了。

 “…柳师弟,你怎么来了?!”沈清秋一阵脑门疼,哎哟,这可当真麻烦。
 一个麻烦鬼来了又带一个麻烦鬼来找茬了!

 这些日子把清静峰当一个聚会场所,一来就是一堆。


 “哼”   一个淡漠的冷哼,柳清歌方才落定,盯了下沈清秋,直接开口问道, “你嘴巴受伤了?” 


 柳清歌说话尚有些直白,没多过滤直接吐口而出。


“………”   
“被狗咬的。”

旁边的洛冰河身躯一震,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家云淡风轻应对的师尊。


 “师尊啊!!这个混蛋又对你做了什么!!” 过神来的明帆一阵嚎啕。

 “洛冰河你这个混蛋,竟然以下犯上!!侮辱师尊.....你!你!” 

 明帆脸一阵白一阵,手抖着指着身后的洛冰河,“你”个半天没你个所以然出来。
 刚刚师尊明明就好似主动,可可可...这怎么也不能让那个小渣种白白占了师尊便宜不是?
“弱者自辱,连话都不会说了?” 双手从沈清秋的背后搂住自家师尊,洛冰河从身后探出头,一脸不屑,又像是宣告者自己的主权。

“我做事还轮的到你插嘴?” 

明帆那嚎的是一个惊天地泣鬼神。

“师尊.....师尊,您堂堂清静峰峰主冰清玉洁,竟然被一个畜....这小子给占便宜,弟子...弟子实在是罪过啊.....师尊.....”

“师尊!!再发生这种事情,您只需要喊弟子一声,不论何时何地弟子马上就前来拼了命的护住您!!”明帆死扯着沈清秋的袖口一把泪一把鼻涕的郑重有词发誓道。

这一说,让刚刚格外不爽不屑的洛冰河火了,眼底冒出几丝黑火如同烈焰燃烧。
一手拍走明帆扯袖子的手,另一手更加紧的抱住怀中石化掉的师尊。

“我做事情何时轮到你来说话?” 

“不招呼而直接冒闯师尊房门,我看你才是该滚的那个!” 随后,洛冰河微眯眼眸似懒洋洋又带着格外郑重的语气,双手直接从抱改为搂,随即连贯的俯下身把下巴放在师尊肩上,郑重有声的道:“师尊是我的。想抢?还得看我同不同意。”


“你......休要乱说话。” 早已经被这两人一吼一拉一扯给从石化边缘拉过神的沈清秋一脸黑线一个转头一手就是对洛冰河一个弹额头。


“....你们,聊够了没?”
   空落落被晾在一边许久的柳清歌一脸僵硬,脸上还笼罩着刚刚被二人对话直接血气给闷得上升到一定高度的恼怒红。

“.....”  还刚刚在死怼的二人以及怀中一人,哦,还没转过神来的沈清秋可以不作数,共计三人同时象征性地转过头看了柳巨巨一眼,默契诡异的停顿了半秒,随后又同时转回头,继续刚才的对峙。

“师尊!!您别被这个畜.....小子的花言巧语给骗了!!!”

 

“我骗没骗,关你何事?我这辈子骗谁都不可能骗师尊!!!滚!”  


 旁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清静峰这两优秀的成年弟子如同儿童般的相互死缠斗嘴 ,就像幼稚园的抢食吃的小朋友,稚气又死倔的抢夺着自己想要的东西。

  夹在二人的沈清秋像夹心饼一样前前后后,正对着的面就这么毫无阻挡的被明帆喷了一脸唾沫星子。

   “.......”


   “........”

  “....你们都他妈给我全部闭嘴!!!”
  尚未等柳清歌的脸黑到极致,沈清秋已经爆发了。

 

  “你们两个给为师滚去书房抄清静峰规矩五十遍去!!!”



----------------------------

评论(6)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