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時雨

我的黑历史捣鼓专用号,专门写无营养的沙雕文。
可以叫我黑时
唯一的几个热度是圈给的。
吃一切官配cp,不喜逆。

近期写 长顾‖忘羡‖冰秋

是个剧情流控主剧情流,偶尔沙雕段子+单纯开车

是一名大龄死宅,勾搭随意,私信就好。

十分感谢一切给我文章点❤️的天使们。

安静产粮,安静磕粮,偶尔长评,文明净圈你我他。

(冰秋)月圆灯会璀璨时----

#现今冰秋梗+回忆少年洛冰河梗。

#轻微r18

#爱秀秀,爱冰秋,爱无脑梗。

#ooc注意,毕竟全为私设梗,把原作加了堆子虚乌有的情节…

#感谢捉虫



如果,我是说如果,不对,这理应是应当....


一、
     又是一年月圆时,苍穹山下夜间市坊却是灯火璀璨,熠熠辉煌。
  一席黑衣的洛冰河周身罩着一件低调却又花纹繁复的外衣,身长玉立直挺着的青年呈现着一种浑然内敛珠圆玉润的俊逸,静静的伫立在树荫底下远远望去,似一抹交相辉映下的重彩浓墨。



  溪边远远的能听到各种小贩的叫喊和种酒楼的呼喊声,逐近逐清。

  路过的人们都不自主会看向停留在那棵大树下的隐隐约约映衬着等待的人影,煞是好看,便不由自主都在想,这是谁家的少年郎?等候的如此之久?

  搓磨了下指尖,似乎能够流连忆起其思念的柔软,洛冰河略微仰头,看向墨色的空中的那一轮愈发明亮的圆月,便不由自主的勾起了嘴角,回忆起相同场景下的时光。


-------------


二、
   少年的洛冰河,方才不过十四岁的年纪,骨架的拉长不过一两年,整个人像一抹化不开抹不匀的浓墨,孱孱弱弱纤纤细细的白皙纤长的小小少年。

   “洛冰河。”   房中传来一声清冷却带着十分暖意的声音。

  “师尊!” 少年洛冰河格外开心,每逢师尊喊他一次,不论是什么形式的喊,冰河总是能感受到到自己胸中的那颗跳动不停的心脏不自主多动雀跃了几下。

  总之,就是,自己开心,开心到心脏都要飞起来了。

  这时的少年洛冰河可能还不清楚,这种情感名为何。

 “师尊!有什么需要师尊尽管吩咐便是。” 洛冰河快速的恢复端正了应有的态度,一边习惯性的将茶水送到桌台上一面对着沈清秋恭恭敬敬的道。

  一席青衣像剥皮的青葱一样,滑滑润润,冷冷清清却又圆润如水。

  洛冰河不太清楚自己应该如何形容自家的师尊,因为,现在的他满脑子都是师尊的午饭该做什么,而后的比喻,不言而喻的一身青衣像一根葱......

  当然,是一根格外漂亮的修长青葱......orz

  端坐在窗边的沈清秋手里还拿着书,转过头看向洛冰河,干净的脸上难得带着几分扬眉笑意的感觉,   “ 冰河,你在清静峰山上待了好些时日,你这个年纪,如今为师理应是该带你下山玩玩了。 ” 


 “师尊…” 洛冰河愣了一下,满脸不自主的涌上惊喜万分。


  “像你这样年纪般大的孩子,都在父母的羽翼下呵护成长,为师可能无法成为像你父母一样的人,却能把我所能弥补给你的东西尽量给你。”

     第一次没脸没皮的说出这种让别人感恩感动的心底话,这让沈清秋有点别扭,虽然不清楚这种别扭感觉到底从哪里来,咳嗽了几下撑着扇子啪的一声佯装扇了几下,欲消除这种感觉。


   浑身一颤,洛冰河的眸子仿佛触发了某个敏感的零件,愈发明亮生辉。
   “师尊…”洛冰河欲言又止。

   “师尊!!”  洛冰河有些呜咽, 一阵清冽的气息伴着兰花的香气碰撞,小小的少年洛冰河孩子气的扑在对面坐着师尊的怀里。


    愣了下,沈清秋猝不及防的把少年稳稳抱在怀里。   看着蹭着自己前襟的小小少年洛冰河,沈清秋兀自小小的叹了口气,嘴角不自主慢慢弯弯上扬起来,溢着自己已然察觉不到的温柔。

  毕竟还是只是个孩子。

   抱着怀里还略显单薄的臂膀,沈清秋一手摸上骆冰河的小脑袋,道, “乖,不哭了哈。” 

  结果沈清秋纳闷的发现他怀里的少年好像哭的更厉害了。

    沈清秋仰头望天,这年头怎么孩子们都这么难哄…

   怀中的洛冰河鼻尖肆意着沈清秋的淡淡清雅的气息,便不自主想奢求更多又向自家师尊的胸前脖颈拱了拱。

  “…” 


 沈清秋觉得抱着自己腰部的手似是越来越紧,死死拽着的劲儿就好像怕他从中抽出似的,这让沈清秋有些许无奈。

  “冰河,先放手好不好?”沈清秋在洛冰河耳边轻柔的哄道。

  “我不!!” 少年有些撅的呜咽道。


  沈清秋也没和一个孩子计较,反手抱了抱他,轻轻抚摸背部,让洛冰河放松心情。


三、
    夜晚霓虹辉煌似幻似迷,迷红了少年眼前景,今晚正是一轮月圆夜。

   “师尊,我拉着你可以吗…”  


 影影绰绰中的人群中,两个身影修长气质突出的人就这么突兀的显现出来。

  那粉雕玉琢般的白衣少年刚开始还有些羞涩的正拉着自家师尊的袖角,到逐步慢慢牵着沈清秋垂下略微冰凉的手。

   手指骨节纤细修长,触摸上去仿若一块质地光滑温软的白玉。


  转过旁看见洛冰河英挺的侧脸有些不自然的微红,带着几分孩子气的紧张。


 “师…师尊…冒犯了…人太多会走散,弟子想拉一拉您的手……” 

   沈清秋扬了扬眉,似乎有些不以为意。


  但是却是越看洛冰河越觉得这孩子这副红了脸的表情十分可爱,反手便握住了洛冰河的小手。

 “师尊…”   隔着臂膀的都能感觉到对方的一震,转头一看结果又看到自家弟子两眼泪汪汪欲下泪的场景。

 ……


  哎哎哎,把眼泪收一收,你一天已经要哭两回了,不知情者还以为我虐待儿童了……

从被洛冰河牵着走到高挑沈清秋拉着洛冰河穿过人群向前走,一路上的小贩连绵的叫卖声,旁人看来就是一对亲密无间的玉人兄弟二人携手游夜市。

  沈清秋定睛,在一个商铺停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松了洛冰河的手,把洛冰河阻隔到人群之外。


  “师尊!不要乱走。” 
 洛冰河趴开人群看到一袭清雅的青衣,道。

  转头却发现嘴唇被自家的师尊塞了块糖给堵住了。


  唇指相碰,好像被一根针扎了下,洛冰河敏感的心底抖了抖。

 “唔…?” 洛冰河瞪大眼睛还没反应过来,沈清秋难得起了几分玩气之心道,轻轻的扯弯了嘴角,难得带着几丝俏皮的意味,道“怎么样,师尊亲自为你买的糖,好吃吧?”

 “……” 

  回应的却是洛冰河抬头目光灼灼盯着他的脸,这一盯直到把沈清秋盯的浑身不自在,玩味的意味僵了几分,片刻过后洛冰河方才合下眼眸,颤巍巍的长睫遮住漆黑如墨的瞳孔,道 。

   “师尊,您对弟子太好了,弟子怕弟子无以为报…” 

  却挨了沈清秋一记扇子 ,“ 小小年纪想那么多干什么?” 

 “师父难道还需要徒弟回报什么吗?我养的我护着天经地义。” 


 “…师尊!” 少年又开始激动…


 “打住打住…别哭了…”

————

四、


  “嗯?许愿?” 沈清秋抬头扬了扬眉,扇子扣了扣形状美好的下巴,似乎有些惊讶于这次的民间活动,仰头看到面前这个高大到些许巍峨的树上,走近了些许方才止步。


  只不过这颗巍峨蟠虬的大树上 挂满了灯笼和各种形式的许愿签。


“冰河,你有什么愿望吗?” 沈清秋转头,对着一旁的少年洛冰河问道。

   灯笼掩映下的红的发艳的明光斑斑驳驳,暗的沉,明的艳,映照着沈清秋半张如玉的张弛有度的柔顺侧脸,微卷的长睫挂着几点桃红的冽艳之色。
   入眼竟是一片绯丽。

  “…我…” 少年洛冰河气息有些急促, “我……师尊…” 声音却是越来越小。

  “写在这上面吧,挂上灯笼。”   沈清秋并没有在意洛冰河的神情异常,继续道。

  “………”小小的洛冰河没张声,只踹着颗心砰砰直跳。


  应着师尊的话语,执起笔,愣是磨蹭了半天方才落笔,写了句话。

  沈清秋有些好奇的想张望,只可惜自己的徒弟匆匆瞥了一眼立马折了起来塞进了灯笼里。


 “师…师尊,我…我写好了…”  洛冰河抱着灯笼转过身,如玉的小脸像冒着火汽一样由下至上,如同被小姑娘的胭脂浸染的通红,结结巴巴的说。

   眼神还有些不明所以的飘忽。


   沈清秋可被自家的这个小徒弟给萌的里焦外嫩,俯下身子不由自主的捏了捏他的脸,笑眯眯的捏了又捏。

 “师……尊……” 小洛冰河抬头泪汪汪的看着不停捏着他脸的沈清秋,结结巴巴道。


“乖徒儿,写好了就挂树上吧。”   沈清秋把洛冰河拉到许愿树前,道。

  “嗯……”   洛冰河抬步走去,却停下仰起头看了看自己身高完全够不到的树枝干,有些苦恼。

  沈清秋似乎方才知道了什么,难得的不用摆着什么清静峰主的架子,享受享受乐趣的沈清秋突然想起一些特别好玩儿的事情,带着童心未泯的玩趣之心,顿时想逗逗这个可爱的徒儿,上前俯身就直接把小洛冰河像小孩子一样抱起来。


 “……师……尊!!!!” 少年洛冰河受宠若惊,挣扎了一下就扶稳了沈清秋抱着他的肩膀。

 “不不不,师尊,放……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 少年很慌张 ,死活不想在这么公众下像个小孩子一样丢人。


“乖点,为师帮你一把,扶着我坐好了。” 

 少年消瘦的臂膀轻盈,这让抱着他的沈清秋不由自主的为他感到心疼。


双手抱着把少年抱上足够高的位置,挂上了灯笼方才放洛冰河下来。
  少年白皙的脸颊俨然比之更红的彻底。

 “为师还是挺好奇你的愿望是什么。” 

 “…秘密。” 

  “冰河,今天玩儿的开心吗?” 

 “…很…开心。” 



—— ————
五、


 “师尊,我等你等了好久!!”  眼见到来者一袭清雅的青衣,等了许久的黑衣青年洛冰河立马闪到了此人身旁,一手拥抱住了来者的细腰,附下脸熟练的趴在了其修长的脖颈中,贪婪的汲取着身上的气息。


   入鼻皆是熟悉的清冽如兰。

  “…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和个小孩子一样见到人就搂搂抱抱? ” 沈清秋被困在青年的怀中一脸无奈,抬起手轻轻的敲了敲他的脑袋说。


 “……师尊,来亲下”   洛冰河的脸从脖颈中抬出来,抬起放在腰上的另一只手捏着沈清秋的下巴低头凑下去就准备吻。

 “等等…!” 沈清秋黑着脸一手捂住了近在咫尺的唇,一边想着退后,奈何腰后被洛冰河的另一只手给拦住了退路。


 “你……你等等…这里大庭广众,这春山恨又要出新的素材了……” 

  洛冰河装作没听到,舌头舔了舔捂在他唇上沈清秋的手心。

 “……”   沈清秋像触电了一样的收回手。


 “师尊是不想被人看到是不是?” 洛冰河附在沈清秋的耳边,低沉而磁性的嗓音带着胸腔的振动着捆在怀里的沈清秋,耳边湿湿的气息带着几分绵痒。
  说罢,一个转身,黑衣青年带着怀中人直接跃入了身后树壮下的树洞中。


  洞中岩石似乎打磨过一般滑润无比。

    “师尊,这里,就没人看到了吧?”  洛冰河扬眉,带着细致的笑意,一翻,双手直接把沈清秋按在了平躺的石壁上,堵上梦寐渴求的唇瓣,摩挲着对方的嘴唇,喂食着带着几分侵略性的渴望,将自己的唇舌送进对方的口中。


 “唔…” 


  狂乱中,沈清秋觉得自己的口腔好像被对方榨干了了一般。


气息此起披伏。



—————写的好他妈累,休息下=͟͟͞͞ =͟͟͞͞ ヘ( ´Д`)ノ

评论(7)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