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時雨

我的黑历史捣鼓专用号,专门写无营养的沙雕文。
可以叫我黑时
唯一的几个热度是圈给的。
吃一切官配cp,不喜逆。

近期写 长顾‖忘羡‖冰秋

是个剧情流控主剧情流,偶尔沙雕段子+单纯开车

是一名大龄死宅,勾搭随意,私信就好。

十分感谢一切给我文章点❤️的天使们。

安静产粮,安静磕粮,偶尔长评,文明净圈你我他。

(冰秋)月圆灯会璀璨时————(完)

# 大写的小清新R18


前文链接
http://oliviakurohalee.lofter.com/post/1f02842d_ee8c202c


微博走起上车
https://m.weibo.cn/2112035180/4252270461717206
评论重发链接

————





后文
————

六、

“你…给为师走开!!”


沈清秋一脸黑,双腿直软绵绵的打颤,扶着树干走一瘸一拐的,愣是难以站稳。

身下的疼痛明明白白诉说着刚刚树洞底下的攻城略池,温软细语绵长的喃喃情话。

想到这里,呼的一下,沈清秋耳朵脸颊慢慢染上几分嫣红。

“真的是,小畜生。”

“师尊,你刚刚方才太辛苦了,让弟子扶着你好不好…” 身后的洛冰河,一身黑衣身长玉立潇洒凛然,面如冠玉,俊挺棱角分明的脸上一抹不自然羞涩的红。
就像哪个偏偏浊世佳的大公子,只可惜,他现在已经被自家师尊灌上了禽兽两字的名头。

“你…你别过来…”

沈清秋扶着身旁的矮枝枝干,一脸愁苦的死劲的揉着自己刚刚运动过头的腰。

一头未束的头发柔顺的披散在修长的肩颈旁,刚刚被洛冰河整理穿着好的衣领尚还没抚平,露出刚刚印上去的细密印记,微微蹙眉的相得益彰,脸上唇间情后的愈发嫣红,周身散发着淡淡印上去的,属于洛冰河的气味,一种雌雄莫辨的致命吸引感让洛冰河又兀自的咽了咽,喉结上下滚动。


上前一步,洛冰河直到沈清秋的面前。


“你……干嘛!” 已经被刚刚猛烈的干怕了的沈清秋,像炸毛一样,立马欲想退后几步,却被对方更快的搂住腰带到怀中。


“你,刚刚为师不是已经让你为所欲为一阵子了吗…!又想干什么?”沈清秋老脸一阵黑一阵红。

“呵呵,师尊你以为弟子想干嘛?” 一阵轻笑,细细的闻着沈清秋身上已经浸入了他熟悉的如兰混杂味道,洛冰河心情格外愉悦,连带着在师尊面前装可怜的这种事情,都忘记了。

低头吻了吻沈清秋泛艳的眼角,笑道“方才我才帮师尊穿好衣服,现在肯定是要帮师尊梳头呀。”


“你……不用,为师自己来就好。”

沈清秋气打一不出来,明明说好的许久不出清静峰下来看场灯会的呢??

怎么自己就平白无故的被洛冰河吃干抹净了还差点把腰给折断了顺带交回了一肚子的魔族气息…

“为师身体不舒服,现在要回清静峰。”
感受到对方一手抚摸在头顶顺着自己的头发一缕一缕的抚着,沈清秋莫名的有种要再次进入狼口心惊肉跳的感觉。

想……想逃……


“师尊,我们的正事还没干呢…” 洛冰河道。

“还干什么正事!!为师现在走不动!我要回家!” 沈清秋在洛冰河怀里挣扎。


“好好好…” 洛冰河无奈的抱着怀中挣扎不停的人,一手握住了他作乱的手,亲了下,道。


“你看,师尊,很快就要到许愿的时候了。”


听到这话,沈清秋慢慢停止了挣扎,回头望向身后那个高大的粗壮的苍穹大树,不经意的却是跌入了满眼灿烂的霓虹,顿迷了眼。

透彻的眼底反射着绚烂缱绻, “真美。”


“师尊,许愿吧。”洛冰河声音低沉溺着磁石的引力,轻轻在他耳边回响。


向前一步,却腿软差点跌倒。

洛冰河飞快的上前扶住他,随后动作流畅的一手扶腰一扶腿,利落至极的拦腰抱起。

“……”

“等等!你干什么??快放为师下来!!”

沈清秋一脸慌张的挣扎。

“嘘,别动,师尊,你以前也这样抱过我的。”

“有吗??”

“师尊许愿吧。”

“………”
放弃和自家弟子怼嘴皮子,沈清秋直接一摊烂泥的把全身力气放在洛冰河身上。

“……师尊,你那个时候不是问我许了什么愿望吗?” 洛冰河不动声色的当起了沈清秋的支撑依靠。


“什么?” 沈清秋翻了翻眼皮,敲了敲洛冰河的额头。



“上面……”

洛冰河眼神熠熠,黑曜石的折着晶体棱角溢出的璀璨竟盛不满其中的万分之一。


“上面至始至终都是一个师尊你啊。”



————(完)—


评论(7)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