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時雨

我的黑历史捣鼓专用号,专门写无营养的沙雕文。
可以叫我黑时
唯一的几个热度是圈给的。
吃一切官配cp,不喜逆。

近期写 长顾‖忘羡‖冰秋

是个剧情流控主剧情流,偶尔沙雕段子+单纯开车

是一名大龄死宅,勾搭随意,私信就好。

十分感谢一切给我文章点❤️的天使们。

安静产粮,安静磕粮,偶尔长评,文明净圈你我他。

(冰秋)ABO 设定— 今朝昔往共何年2

续接上 

前文链接 http://oliviakurohalee.lofter.com/post/1f02842d_eea255da


#前排一次性一堆废话道尽:   

我按照国内公安部组织和日本警视厅还有ICPO组织的原型瞎几把歪泥的搞了本文章的公安系统架构组织,于是乎,下面的剧情继续走向。
还有那啥我是实在不太懂金融…只能尽量还原科学依据吧。

因为是架空文,没太多科学依据,只能按照剧情慢慢能介绍的相对介绍下,看的懂就行了,伏笔都是小学逻辑,没太高要求。
.....因为本人格外雷上来就是各种特工什么之类的,而且这种背景应该很难设定没功底打造不出来……但是我发现想要让剧情各种圆场老夫却不得不走上这条道路(阿姆斯特朗骚气式回旋加速仰天哭泣).jpg

最后我十分严肃的总结了下,这其实是一本有着傻瓜总裁式套路的架空现代古风狗血版万般纠结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悲剧式爱情喜剧文章…😂

然后.....然后就是我后面绝对不会再有前排说那么多废话的文章了,专心写文,文章才是核心嘛。


——————————————


 打破他思虑的是一阵手机震动的铃声。


“喂,你好。”


“请问是沈先生吗?”电话那头是个年轻的男子,声音清脆悦耳。

不是沈老师,不是沈科,也不是沈监督,而是沈先生?
这让他一瞬间以为自己接到了一个推销电话。

“您好,请问您是哪位?” 
“是这样的这里是民X银行的信用贷您最近是不是办理了这类的业务?” 

   “???”

 “对不起……您在说一遍?” 

 “目前查款记录为您贷款了5000万左右的价钱承包了西区海岸的杰拉菲茨游轮。” 
“......什么?! ” 
适应了突然间的信息量,这爆炸一样的消息让沈清秋顿时淡定不了,立马猛的站起身来却是一个脑中充血的又跌回去。

“先生?先生,抱歉给您添麻烦了,您的信用卡在以邮寄的方式到达您留下的地址家里。” 

“等等…!!” 沈清秋细致的眉目皱成了一团, 努力平心静气缓和声音道  “…不好意思,请问您是不是打错电话了?我并没有办信用卡,更没有干贷款这种荒唐的事情。” 

“对不起先生,这需要您来总行这边核实一番,再此打电话通知您一声。” 电话另一头的客服礼貌的说到。

“……对不起,请问您能和我详细说下,我的个人凭证和我和担保是什么?” 

 “您的个人身份,还有所抵押的是您位于东区清静峰脉的宅子800亩地的所有继承权以及您的个人银行卡。”

 ........
&*&)&_*)*(^&%%^#$&%R^我敲里妈。

沈清秋绕是教养脾性口德在好在清冷也抵御不住想爆粗口的冲动。

 “.....怎么回事儿?”


 就是有人擅自假冒了我的身份,去做了抵押,难道仅仅就为了承包一个游轮?

会是谁?还是说有什么企图?虽然以自己的身份和家底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诱饵,更是一个可以用自己的身份抵押钓上一头大鱼,凡是掌控了假冒的前者,那后者自然不成问题。


但是究其缘由,退一万步来说,假若你已经有足够的资本来仿冒沈家人,还是个正主的身份,不但如此,你还能顺利通过现在各种申请严格的把关监控,若非上层有各种人脉关系以及自身精心的策划,怎么可能轻易做的到。


 那么,已经有如此实力的人又或者是某个组织某个家族,为什么还会选择我?还是说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又或者是把我引出来?
 

这半刻分钟,沈清秋脑袋一瞬而过的各种疑问。


“您好,请问您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没事儿了,谢谢你。” 食指揉了揉太阳穴,压下预想暴走的各类吐槽,轻轻的挂断便携。

 .....一大早便被凌空讨个炸雷的信息。


  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兀自的理了理现在心头上能推断出的零零碎碎的信息,大概能得出的确切信息也就只有一个地方。


    杰拉菲茨游轮?


  沈清秋忖度着,这人留下了很明确的地标位置,那么一会儿必将会有关乎于此的重要证件送上来。


   适逢门外传来了老管家的声音,回复了沈清秋现在脑海中的所想。

  “少爷,刚刚有定时快递送来了,是份文件。”


  “拿进来给我。”


  撑着下巴坐在床边思考,沈清秋接过这巴掌大小的文件,在老管家的告退声中摸摸索索地拆开,入眼的是一个烫着边角的邀请函。
  

 好家伙,还有邀请函?


   沈清秋挑挑眉,打开飞速的看了下内容,无非就是同一格式同一祝福话语陈词滥调千篇一律的邀请函,但是让沈清秋留心注意到的是包装上面的几点细节,以及上面批注的发起人。


   为什么是发起人,而不是邀请人?


   难道两者还有什么不一样吗?


   发起人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家族,不过因为是从满足最基本需求的农业商户卖猪起家,其底蕴相比沈家的底蕴来说那就是粗俗的农夫簇在一起的乌合之众,不过当今的几大家族,有哪个以前不是这样一步步过来的呢?   

 

 边重新换好了干净整洁的休闲衬衫,沈清秋扣扣子的骨指顿了一顿,转头望向镶嵌于墙中同等身高明光反射着镜子中的自己。


   纤瘦的体型,白皙清秀的下巴勾勒的线条,浑身上下的气质是成天然的温和清逸。

  “真是,长的就是一脸Omega相。”沈清秋对着镜中的自己吐槽道。
  

 随手继续拿起了便携打拨通了个号码。

“喂?老铁今天靠你了,帮我请个假。” 

 “怎么了啊,沈大大,你这个工作狂怎么这个月又请假了?你再请假你叫我怎么和上头交代啊………呜呜 ” 便携那头的男子入戏飞速,鞠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假哭诉着。


“诶,我说沈老大,你别把什么后勤的事情都丢给我好不,好歹我们也是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好哥们啊,对吧。” 

 沈清秋眉眼抽了抽嘴角扯了扯,才略带笑意道:“尚清华你可滚粗吧你,净能扯犊子扯来扯去,不如这样吧,下星期你的午餐我包了怎么样?”

 
 “只是这样?你把我还要辛苦动笔申请请假文案还要呕心沥血的为你编造各种请假的理由的这些劳务费!啊~我这么苦心孤诣的为你擦屁股,你可到好…” 

 “外加十包东区特产的香瓜子”没等电话那头说完, 沈清秋道。

“………,你看我还要跑上跑下的去为你这个家伙忙前忙后……” 电话对头又开始苦大仇深的叨叨。


 “再加十包不能再多了。”  沈清秋又道。


“没问题!!!沈大大包在我身上,您且走好!!” 


同为开裆裤兄dei,沈清秋实在为这个给点呵呵哒的好处节操门槛自动降低的没脸没皮的兄弟锤胸痛心。


 除了经常嘴皮子相互调侃,做事儿还是特别顺溜的。

 ——————

“ 咳咳……”   沈清秋紧了紧自己颈口上的领带,在看了看自己手腕上一丝不苟扣好的纽扣和带上的细小水晶针,出门前又在看了眼自己的装扮足够的整洁得体干净,随后进了游轮场又再次走在镜面材质的建筑物前理了理前额柔顺的黑发,直了直腰背整出一个仿佛自己是个清冷卓绝气质温雅高贵的公子哥后的气场,方才转头向游轮入场走去。


  这人生在世全靠走场排面,人生苦短还得继续装X,你骑个单车你也得给我骑出劳斯莱斯的气场出来。

  靠着一路本能走来的装逼大法,沈清秋这步伐走的那叫一个风生水起………

  虽然个人财产给透支靠卖身还债了,再者还是单枪匹马的硬上……嗯这老子就是东家的气场还得出现。

    这大傍晚的开场而来,西区本就是一堆资本主义富到流油的投资商们聚集地,这迎面扑腾来的都是各种掺杂着浓郁香水精油还有各类酒香的味道还混杂着很多很多陌生的Alpha的气味,大大小小阶层不一的气息。
  沈清秋被这一阵阵味道熏的头脑发涨,不得已硬着头皮还得继续上。


  游轮外观华丽而又叠高广茅的闸板上有凿开的大泳池和享受室外海风的独立各种座椅,周边闪着夜空辉映的各种霓虹灯,华丽扉糜是最好的写照。


   就像是一场典型的各大家族的交际舞会却又全然不是,因为沈清秋留心的发现他周边是什么家族的人物色号都有,不防还有很多的其他单纯的自由职业人和形形色色的官场二代门。


  ————



冰妹:我……害羞…酝酿酝酿感情在上场


评论(5)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