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時雨

我的黑历史捣鼓专用号,专门写无营养的沙雕文。
可以叫我黑时
唯一的几个热度是圈给的。
吃一切官配cp,不喜逆。

近期写 长顾‖忘羡‖冰秋

是个剧情流控主剧情流,偶尔沙雕段子+单纯开车

是一名大龄死宅,勾搭随意,私信就好。

十分感谢一切给我文章点❤️的天使们。

安静产粮,安静磕粮,偶尔长评,文明净圈你我他。

【忘羡】chapter2—魏无羡!你你...怎么变成了女人?!

 #各位好,我又来奉上节操了。
 #如若有违背原设定的错误,欢迎纠错。



上一章  http://oliviakurohalee.lofter.com/post/1f02842d_eea87990
-------------------------

    “魏前辈变成了女人?!” 


    这消息来的太突然,蓝思追讶异道差点没控制住音量。

 
    “哎呀,嘘!你小声儿点!被别人听到就完了!”

    景仪慌张的扯住了蓝思追的衣领子在角落里,看向四周有无人,方才道。

   “等等,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你是怎么知道的?” 蓝思追小声嘀咕着。

    “还能怎么知道?猜的呗!” 蓝景仪道。
    “这…怎么个猜法?” 思追好奇的问。

   “今天这一大早含光君让我跑去拿件蓝家的女修的尺量平均的衣衫,那个时候可还真把我吓傻了。” 

  “…这平白无故的要女修的衣衫做啥啊?只是没敢继续想下去,刚转身的时候就听见房内的声音,那声音有七分像魏前辈,可是我那时听着觉得别扭奇怪,然后我才 发觉到那个声音像女声…” 景仪道。

 “没忍住好奇心,结果我转身的时候很快速的偷瞄了下门内,看到……看到…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抱住了含光君的腰,那脸长的简直和魏前辈如出一彻…” 
  “那个时候含光君便很快发觉到了异样突然微转身瞄了身后门外一眼…” 

  “然后…然后我给就吓回来了……”景仪捂着胸前,有点心惊肉跳。
  

  还好走的快, 晚一步又要倒立着抄家训家规了。

  “你确定…那是个女人?” 蓝思追忍不住问道。

 “千真万确!我蓝景仪就是再没见过女人,我这双眼睛没瞎!该分辨该看清的东西我还是清楚的很!” 

  

 “我说景仪思追,你们在聊什么?我怎么好像听到了‘女人’这一词?”    

   身后突然冒出来的声音,让景仪顿时被无意识吓的震了一震。 

  “我去,你这幽灵打哪儿来的赶紧回滚哪里去,没见我正忙着吗?” 

这声音熟悉且语气自来熟,由衷被各种突兀给惊怕了,景仪当下便是下意识的没好气着回答道。

  “哎哟,景仪你这小子,我刚刚可是听到了,你刚刚说了女人?好啊你小子居然会肖想了,说吧你看上哪家姑娘了?”
   “滚滚滚,我看不看上关你何事儿?”

   “也是,这云深不知处年年鸟不拉屎的古董地这女人都不知道能不能翻地掘土找出那么一个出来,难不成云深不知处还禁止肖想?何况你这么大个小朋友连女人的手都没拉过吧啊,哈哈哈。 ”  

   那人语气中笑意张扬调侃的显而易见,景仪有些忍无可忍,准备转头,却看到眼前思追那与平常斯文秀雅无般一二的脸上透露着从他俩从开始自相识起就从未展露过的新鲜表情。
    

    直愣愣,歪勾勾,一脸....难以描述的神情。
  

   “我说思追,你怎么一脸跟吃了.....” 景仪有些嫌弃着朝后看去....
     

     二人目瞪口呆的定了定。

   “喂,我说这今天还真是邪门,是人见一个呆一个。” 

   魏无羡摸了摸光洁的下巴,溢满了水汽的瞳孔灵动的转了转。 


  “哎,谁叫本老祖长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呐,罪过罪过。” 眼前人和着小辈们身高差不多,原本的需要微抬头仰视到平视。

   此人一身蓝家白衣女修装扮,身形窈窕姣好张驰柔软,这凹凸有致怎么看都是个女的。
 

 只是那蓝家的抹额被当成了发圈 ,将一头长发松松垮垮的绑着丢在了身后。
 

  那脸……
 

  蓝思追蓝景仪看着想哭。
 

  当然是柳眉粉黛,一双大眼水灵灵,肤脂如凝吹弹可破,只不过顶着的是一张魏无羡的脸。
  

    女版魏无羡!

  

   可以想象一下,曾经那个人人喊打凶神恶煞威名远扬的夷陵老祖魏无羡,虽是个俊美的男子,可突然间将已深入在二人心中本尊形象,从外部猛然撕裂伸进一双掌控着正负双极的手飞快的将这枚引力棒颠倒反转,倒得猝不及防。

  
   那就一词儿形容他们现在的感觉。
 

   违和,违和,违和。
  

   这可不就要哭了嘛。

 “请问......您是魏...魏前辈吗?” 蓝思追率先反应过来,上前一步道。
 

  “除了我还能是谁?” 那人言笑嫣然,神色表情和着原来一般无二,眼眸流转中多了几分俏丽水意。

 

    啊,胃痛。
 

   “....这个...这个魏前辈,很冒昧问一句,您变成这样是事出有因?”蓝思追被魏无羡笑意噙的面颊稍红,问道。

 “这个嘛,不清楚,不过,变成女人这种奇葩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 

 

“嗯?”   脚步声沉稳扎实,带着几分意欲而为的自然响动声,魏无羡立马扭头,看向身后一袭长白玉衣的蓝忘机。

 “晨读时间已到。” 蓝忘机侧脸似在水中刻下的白玉雕棱角淡然,道。

 “是。”  蓝思追来回看了看二人,立马拉起蓝景仪离去。

  望着他们逐渐远去的背影,魏无羡才收回目光,对着蓝忘机望过来的浅淡眸光,所及之处俊美无俦的脸上开裂出了难以察觉的细缝,魏无羡方才玩味的弯起细腻的眼角。

  
    “蓝湛。” 一阵清冽的体香扑过,魏无羡近身面对着蓝忘机,仰起头笑意妍妍的用指尖挠了挠蓝忘机线条优美的下巴。
   

   指尖似水润泽而轻柔,像羽毛轻轻拂过。
  

   顽劣的听到对方细微的呼吸声顿了一顿,魏无羡又直接投怀送抱的搂住眼前人腰,过于显著的身高差让魏无羡的脸整个埋在彼方玉人的怀里,鼻尖溢满了檀香之气,微眯着眼睛格外舒服的魏无羡直接面部哼哼的在对方怀里死死蹭了蹭。
  

  “蓝二公子,你快看看我,是不是很好看?”  闷闷的抬起头,魏无羡道。

  “...嗯..” 听到对方低沉的胸腔中,如同击鼓一般重重传出来的闷声。

   “诶,我说你得有点表示好不好,你看我这么好看奖励我点什么不?”  感觉到对方微微一颤,自感到腰部被对方搂紧在了身上。

  “诶诶诶,蓝二公子,你轻点儿,我现在可是女孩子,你要是把我腰折断,那以后可怎么办呐!哎,这可是会消香玉陨的啊蓝二哥哥。”

    “蓝湛蓝湛,你怎么就是不看我呢。”


   “等等,蓝湛你的脸怎么越来越红了??” 魏无羡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凑过去细细看着那耳垂边又开始慢慢绯红起来。
  

  “呼—” 魏无羡朝蓝忘机耳边吹了口气,吐气如兰。
      魏无羡觉得搂着他腰部的手抖了一抖,差点欲掉。

      这可当真稀奇的紧。
  

   “ 我说蓝湛,你该不会......” 魏无羡踮起脚尖直接搂住蓝忘机的脖子,轻声附在耳边道,
  

  “没有碰过姑娘吧?”
  

   .........
 

  “哎,这难道是因为我嘛?暗恋我然后...”

   紧了紧袖中的指尖,蓝忘机忍了又忍,紧了又紧,实在忍无可忍,抱着魏无羡细腰的左手直接发力,把怀中人猛间拉高,对方脚尖又一次踮起,堵住了唇齿。
  

   檀香兰香皆碰撞,泛起更加天旋地转的雷火。

  “唔.....” 被亲到窒息的魏无羡眼睛逐渐滋润起来。
   这这这......怎么连气息都不够了,这可怎么比得过蓝湛!

“哈,蓝二哥哥真威武,体力真好,真威猛。” 轻吻着的红润唇瓣有些微肿,和着秀气小巧的下巴相得益彰。

  “蓝二哥哥你可要心疼我啊,你怎么这么大的力气这么好的体力啊,再这样我…”


   浅色的瞳孔有些晦暗,面对着对方轮番几次叨叨叨开合不停间的通红唇瓣,又一次堵住了对方微肿的柔软。

   “唔......”


  -------------------

未完待续



 #其实吧莫名觉得这小两口之间会有点异动,忘机兄估计会很君子,毕竟嘛,人家心境淡然冰清玉洁苦修云深不知处妥妥的小小白花没有试过突然和女孩纸亲密是不是????

四不四?????

不过,无羡估计会哈哈大笑自身无差别引动天雷地火。

.....想.......想看..... 

 
 捂住我的小心肝和小心脏然后悄悄遁走。.

评论(11)

热度(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