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時雨

我的黑历史捣鼓专用号,专门写无营养的沙雕文。
可以叫我黑时
唯一的几个热度是圈给的。
吃一切官配cp,不喜逆。

近期写 长顾‖忘羡‖冰秋

是个剧情流控主剧情流,偶尔沙雕段子+单纯开车

是一名大龄死宅,勾搭随意,私信就好。

十分感谢一切给我文章点❤️的天使们。

安静产粮,安静磕粮,偶尔长评,文明净圈你我他。

【忘羡】Chapter3—-魏无羡,你竟然变成了女人?!

#忘羨

#忘羨世界第一可爱多

#麻麻羡羡变成女的变本加厉的撩人了…

……诸位我先去买社保,在……在更新…

我的短小文段。

上一章 http://oliviakurohalee.lofter.com/post/1f02842d_eea9f88a
——————
“蓝二哥哥,你怎么就这么猴急呢?” 

 二人吻的气喘后方才分开,魏无羡直接软软搭在蓝忘机的怀里直喘气。

“蓝湛,你说我要是变不回来了怎么办?难道一直这个样子下去?然后…你一直那样折磨我这次肯定会给你生一堆小的在地上连滚带爬的跑着了。” 

“嗯,这想想也不错~” 魏无羡舒服的将自己全身力气倒压在蓝忘机的身上,靠着对方的搂抱方才得以站稳。

  反正天大地大,他老祖魏无羡当不当压不压得住他本来也就顺其自然无所畏惧,难不成还散了威风,不如和蓝湛寻个去处,细细想着,这不,还正差个小的?
 

“你说对吧…蓝湛!”

“魏婴。” 清亮而沉着温润磁性的声音从所抱之人的唇齿中吐露出来,措辞中像咬着万年不遇的珍宝。

“你的身体,事关重要,不可拖延。” 

 束着抹额身长玉立的俊美青年低垂着头,一手轻轻的抚摸着怀中人柔顺的发顶,在那人挡住的视线外,看着伏在胸前当着倚靠搂抱着的魏无羡,浅淡色泽的眼眸里溢满了清清浅浅斑斑驳驳的温柔和宠溺。


  极其细微,却又像灼烧着隅角般的难以忽视。


 “哎,蓝二哥哥,你又来了,都说既来之则安之嘛,这变都变了,找不着法子,不如先享受享受,我这辈子估计就这一次奇葩遭遇,新鲜新鲜也就过去了,我不还是这么活蹦乱跳的吗?” 
 

  魏无羡探出个脑袋,道。

“未时家宴,你…尚可不必去,休息好身体。” 蓝忘机顿了顿,方才道。

“嗯…?这次家宴是兰陵金氏家宴?唉,也是很久没见着金陵那小子了,明明得给他捎去些贺礼…不过这次我们不是打着道侣的关系?那我可是坐着你们蓝家的名号去的吧!” 

“…嗯。” 蓝忘机抚着魏无羡衣角的手顿了顿,道。

“那不就是了吗,我为什么不去?我身体可好的很。” 

“…你此番样貌,不适宜见人。”

“难道你嫌弃我不好看?蓝湛,哎这话你可得给我说清楚!”

  生理上的变化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让激素刺激下混杂着性情上也发生了些许不经意的小变化,却道不明就理。


 “没有…你,很好看,是我所见过最好看的人。” 蓝忘机轻声说着,指间上游,轻轻触碰着魏无羡的下颌的边缘。

  嘴边无意识的弯起了一抹深浅难明的弧度。

“……”  魏无羡呆了呆,突然间的捂住脸,看不清表情,只听道呜呜的几声。

 “魏…婴?我…对不起,刚刚我没有那个意思…我…我道歉” 蓝忘机看着面前纤细的双肩抖动着的魏无羡,浅色的瞳孔中透出的略微惊慌甚至于些许的措手不及,双手搂住眼前人的双肩,轻抚道。


“呜呜呜……嗯……噗嗤…哈哈,蓝湛!” 从短潜的呜咽声到突然间的声调愉悦。

  魏无羡像只兔子样扑朔着扑倒蓝忘机,双手环住眼前人脖颈道: “蓝湛,我真是爱死你了,你怎么这么可爱这么好看,我给你做牛做马!” 

  被十分突兀的撞着退后了一步的蓝忘机定住身形才稳当的接稳了那柔软的身体,透着些许无奈。


 “行呗!蓝二哥哥反正我会乖乖听话不给你丢脸,刚好我偷偷过去会面下,正好各大家族来其人了,应该可以得到些许相应的消息。” 说着搂住眼前人踮起脚嘻嘻笑着在蓝忘机的侧脸重重的“啵”了下。


   双唇和着细腻的肌肤柔软荡漾,惹的二人心间一汪涟漪也跟着泛起来。


 魏无羡正考虑着要不要把这个人先压在地上亲一亲的时候,突兀间的声音打断了二者。


  “…咳咳…二位不如截个时辰,换个适当的场合在继续也不迟…”  

   温润的声音从旁而来,同样相似的俊美轮廓,凝脂玉雕,身长玉立,面上是温润而雅致的神态。
 

 只是出场时机不对而略显尴尬。

 “兄长。”  蓝忘机对他点点头示意。
 

“忘机,今日金家有宴,你且代我去赴宴吧。” 蓝曦臣开口道。

“兄长,你今日方才闭关出来,为何不去?” 

“不必了,你且代我去就足够了,这次家宴你且代表姑苏蓝氏吧,不必多言,露面打个照应便成。” 蓝曦臣摇了摇头,道。

“蓝宗主,既然如此何不一起呢,反正只是打个照面,这次家宴缺少了蓝宗主怕是办起来不尽兴呀。” 魏无羡从蓝忘机怀里退出来,直接说道。

“魏公子言重了,我……魏……魏公子?” 这辈子难以出现的呆滞一瞬的表情出现在了蓝曦臣脸上。

  方才被蓝忘机整个人挡住,现在才看清。

 这么是个长的如此像魏无羡的女子?!

声音也相似,但是确确实实是个音调偏低的女声,

 “这个……魏…公子?” 


“兄长。”   蓝忘机身体朝前挡了下视线,蓝曦臣才惊觉到自己的无礼佯装咳了声,道,“对不起,刚刚是我失礼了,很抱歉。” 


“不过,忘机,魏公子为何会变成这班模样?” 蓝曦臣眼神透露着担忧的对着蓝忘机道。
 “原因尚且不知。” 蓝忘机摇头。

“我也不知道!” 魏无羡头露出来道,“不如先安心在蓝家当个女修?然后……唉算了,我可不想抄家训,这还不如和蓝湛一起夜猎来的痛快。” 

“魏公……魏姑娘,你…既然如今成了女子,也应当行为举止上理应稍微收敛些,切不可给忘机带来太多烦恼和麻烦。”蓝曦臣对着魏无羡稍加严肃道。
 

“兄长 。” 蓝忘机在一旁打断道。

 “好好好,放心吧蓝宗主,该怎么做我自有分寸,你看,我这不是一样以平常心面对着了吗? ”

“忘机,魏姑娘,你们择路而行吧,近期各家并非相安平稳,平复之前的事情,残存下来的家族都在慢慢恢复,很多事情也是难以掌控,魏公子如今身体又有如此转变,还请切记凡事不要过于招摇。”蓝曦臣毕竟是蓝忘机的兄长,很习惯的对着蓝忘机以前辈的方式谈论道。

 “是,兄长。”
 “好的,兄长!” 魏无羡一改口道。
 

“....” 一反常态这么和着蓝忘机一样叫兄长,让蓝曦臣顿了顿,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一对气度风采般配无二的人。

  他突然心中突兀的可以感受到他们之间及其细微的牵引之线,似乎缺一不二,站在一起就是天造地设。

  虽然他是兄长,秉着对自己弟弟的了解与理解的放心,也不去过多的顾问过忘机的任何私事,但是毕竟血脉相连,他总是能心有灵犀的读懂蓝忘机淡漠的脸上那些隐藏在心理的小情绪。
 

老实说,刚开始身为兄长,还是有些不放心魏无羡这等性情跳脱之人,将自家性情淡漠的弟弟交付于他并不放心。  毕竟,自家蓝家大白菜还是得自己心疼下的。

 不过如今看来,此人果然非魏无羡莫属。

 蓝大莫名的有种看自家弟媳越看越顺眼的那种。 更何况,魏无羡如今摇身一变,变成了女人而且风姿卓越千娇百媚的态。 

  并非说以前不满意魏无羡,而是现在在视觉上有种圆了自家弟弟带着自家乖乖媳妇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温馨画面。

 嗯,缺个小的...  

 蓝大现在看着魏无羡好似一个家长看着自家的弟媳越来越满意眼里还莫名的透着几分慈祥的意味。

 魏无羡莫名的打了个颤,看到蓝曦臣的目光里莫名好像看出了一种父亲对着子女欣慰笑意的违和感。

 “.......”
 我后悔叫兄长了。
---------------------



我怎么莫名觉得忘记兄只是不想让别人看到无线这副模样?醋酸溜坛子有点飘香

评论(20)

热度(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