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時雨

我的黑历史捣鼓专用号,专门写无营养的沙雕文。
可以叫我黑时
唯一的几个热度是圈给的。
吃一切官配cp,不喜逆。

近期写 长顾‖忘羡‖冰秋

是个剧情流控主剧情流,偶尔沙雕段子+单纯开车

是一名大龄死宅,勾搭随意,私信就好。

十分感谢一切给我文章点❤️的天使们。

安静产粮,安静磕粮,偶尔长评,文明净圈你我他。

【忘羡】性转羡 — (番外一)世外家常

#题目又名——蓝家二公子的心累保姆日常

#诸君,我爱糖也爱刀,但是我莫名的只会写点儿糖......爆哭

%-----------------------------------------------%

虽然知道看此文的小可爱并不多,但是我必须要前排抽风着叨叨几句:

#无脑梗,非走原写性转文的后续向,我原本码字字数较少,所以以后尽量5k字以上在放文,原性转忘羡文链接为http://oliviakurohalee.lofter.com/post/1f02842d_eea87990


#番外预计写几篇.....趴....反正只写无脑梗

#写文几个月我就不会排格式几个月.....嗝。


!!番外前划重点!!—: (请看此文的小可爱务必要看下,预防避雷呀.....大哭)

首先,至于让蓝忘机天天女性魏无羡这事儿我还是有点顾虑,从人物上面看,嗯,忘机兄雅正而克制会考量魏无羡的身体....受不受的了,尚未究其变化缘由前是不会贸然行动的,况且,两者需要权衡下,虽然同萌人物不论性转与否,但在耽美的同人文里,人物崩坏程度还是会加重,一个逾越,便成了男版总裁文,更何况生子这方面还有着各种ABO的相关设定,本身写这文章我心中还是想着能够正常点的走正片向,至于文笔我能不能驾驭的了,写之前尚未考量过......虽然这是篇性转文,但其本意很简单是想写欢脱暧昧梗并且预计后期肯定是会变回来。


####至于团子,小团子,以及各类男叽女版羡R18车我将会放入番外,但在看之前我总觉的应该还是需要些原文前文的铺垫。

其实说白了番外和原文还是没啥不一样....一样的傻(捂脸)

#我写啥都不擅长,但是最不擅长的是写车... 逻辑什么的都被我吃了,因为我是带萌梗写文的T T。 


想说的就是这么多,我爱你们看我文的小伙伴!!!


此篇番外就是节操切割机-----

------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


----------------我是废话正文分割线----------------------



   一夜无梦。

   魏无羡昏昏沉沉的醒来,前夜被折腾的有些太狠,这醒来的片刻还觉得自己身在云里雾里的。

   这也太酸爽了!

   虽然这几天已经适应了身上的这副皮囊,但用这副身体被干得简直有着腾云驾雾般的爽歪滋润。 


 看着自己身上已经整洁换好的清爽干净的白色内衫,感受到体内虽然依旧酸疼无比但已然被细细清理好的感觉,魏无羡有些纳闷。

 以前卯时点一到蓝忘机起身把他放进浴桶洗干净时他在困在闭着眼睛都会有印象…可是这次他怎么什么印象都没有了?

  啧啧,这个身体素质大不如前呐,被干一干还没尽兴呢自己就先累晕过去了。

  无聊的在床上不停的打滚,双腿还酸痛着准备想起身,却听到咔嚓—一声的突兀开门声。

  那人脚步沉稳着踏入进来,手边拿着个篮子,其中溢出着饭香味,和着那人冷冽沉沉的檀香气交杂着。  闻到那气味,魏无羡眼睛一亮。


  是那家湘菜馆!

没想到这一觉竟然睡到了午时。

 立马从床上一骨碌的爬起来, 哟呵一声直接喊到  “蓝二哥哥我最爱你了!” 
 

 向着床边望去,一脚踏过门槛入室徐步走近的蓝忘机突然停了下,目光所扫范围之处却猛然定住其人身上,沉了沉,就这么迎面的一个突兀,浅淡的眸子底暗自的翻滚拍打着浪花。

  眼前此人翻滚后突兀着坐起,半件单薄的衣衫早已露出圆润羸弱的肩头,衣衫前襟松松垮垮的叉开着深沟和爆满的轮廓,挤压着堪堪要从中难耐的蹦起,两点轮廓凸现着,纤细的脖颈混着锁骨杂着前夜亲吻尚未消除的红色痕迹丛中凌乱的发丝在其中游走着…偏生这人还没自觉一脸笑意嫣嫣的盯着他…和他手上的篮子。


  这视觉效果太冲击,让蓝忘机拿着篮子的左手轻微的抖了抖,一股热血似的涌上头。

 “……你…” 蓝忘机欲言又止,立马转过头将篮子放于案桌上,脸上带着细细可疑的红晕。

 “魏婴,饭前把衣服穿好。”蓝忘机背对着魏无羡摆放着餐盘道。

 魏无羡愣了愣,后知后觉的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衣衫,突然的鼻子一湿,鼻血也无意识的流下来。

  我靠,这么劲爆?

  魏无羡捂住鼻子擦了擦,暗自已觉蓝湛的涵养定力到了可以仰望的地步。


 “你怎么了?”  蓝忘机声音低沉轻柔,夹着若有若无的担忧,转身看到魏无羡不住的擦去鼻间的血。

 “还能怎么,被自己迷倒了呗。”  

 披起身边椅子上叠的整整齐齐的外衫,魏无羡没脸没皮道。


 哎,当个姑娘就是麻烦,明明以前光着膀子都没什么问题的。 

“...”  

不管了先吃饭!随即速度的整理自己。

 

 “.....噗。” 
   本兴匆匆坐在桌台边执起筷子就把食物送进嘴巴里的魏无羡突然喷了出来,眼角瞬间挤出了零星几滴眼泪。

   太辣了。

  以前怎么辣都可以顶着嘴肿嘴红继续吃下去,可是,这当真风水轮流转,如今绕是红了眼憋了气吃下去却是怎么也吃不完吃不下去了。


 “咳咳…” 魏无羡不住的咳嗽起来,身边一只修长白皙的手递过来一杯温茶,魏无羡一手拿起抬头一饮而尽,身后另一只手轻柔的拍打着后背顺气。

 
 辣椒丝混着鱼肉的麻辣劲儿的香气萦绕在鼻尖,魏无羡咂咂嘴,那可真是止不住的馋,夹一片放入口中,咀嚼咽下口腔内的后味又是一阵唇麻舌干难耐的火烧一般的辣。
 

 小脸憋的通红,又是一杯茶饮下后猛烈咳嗽,魏无羡准备继续一轮番的夹肉下去时,身边的蓝忘机方才握住了他的手,道 “别吃了,你受不住。” 

 “对不起,是我疏忽,别吃了,我重新买。” 蓝忘机无察觉的细蹙眉,道。

“诶!你干嘛呀!别浪费。” 搁置下筷子,魏无羡准备站起身,突然间的自感下腹绞痛,立马又坐下去,捂着肚子。 

“又怎么了?” 蓝忘机放下茶杯,目光平静。

“唔.....我.. 蓝湛,我肚子痛。” 魏无羡捂着下腹,腹中里有着百十下沉的重量,麻中透着难耐。 


  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一股热流从体内突然间的划过,透过衣物后他感觉到自己双股底下慢慢开始变的湿漉漉,捂着肚子的魏无羡方才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猛然睁大了眼睛......


不是吧?

 该....该不会是那个.....
 那啥,那个词他怎么也想不起来。
 

 少说他本来就是个男子,混在雅楼女子里也不过是嬉闹他也不可能全然什么都懂,尤其是这副女性的身体。

 
“魏婴,伸手。”看着已经白了脸闷额头汗的魏无羡,蓝忘机严肃道。
 

 修长的指尖覆盖在魏无羡的脉象上,沉凝了片刻,待看清脉象后,蓝忘机眼皮突兀的比往常睁开了些许。
  

 难得的透出些异常的呆滞。

 “二哥哥我是不是要死了,好难受。” 魏无羡趴在桌案上有气无力道。
沉默了半晌,蓝忘机才道,“.魏婴.....你无需担心,你是....” 顿了顿,有些难以启口。
“葵水已至,体寒虚弱。”
“........”
“什么?!” 绕是隐约猜到的魏无羡猛的站起身。
 行吧,你从原本一个好端端的大男人突然间的变成女人身体也就算了,可以忍,可以适应,但是你又要我继续履行这种痛不欲生的女性月事期.....这,这让我情何以堪!

这一站太过猛,又突兀的感受到体内划过喷涌的温热,身后雪白的衣衫布料顷刻间染成了一片殷红。

 “我..我该怎么办?...啊蓝湛…..蓝湛你不如给我个痛快,一把拍晕我吧..” 魏无羡双手不知往哪儿搁,无措揪着染红的另一边衣角,堂堂夷陵老祖头一次露出了慌张的表情。

 “......” 蓝忘机眉尖抽了抽,同为男人,这种事情蓝忘机也了解不到哪里去。

 

  二人呆滞着突然沉静了片刻有种大眼瞪小眼的意味。


 “别动。” 蓝忘机扶稳身边人,让他坐好,这才起身唤门生,捎来一桶雾气腾腾温热的洗澡水,整理好桌台。

  去除衣物蹲入水中,暖意自下而上包裹肌肤,让他舒适的发自身心的轻叹了声。

  缓解了下腹的疼痛,却看着周身的水慢慢如同染墨散华着浓郁的红从里到外散成了浅红,魏无羡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变化。

 这体内源源不断的放血真不会缺血而死吗?

 “含光君,我怎么血崩了?啊,血崩了,血崩了,蓝二公子我快要失血过多...”

  方才轻关上房门的蓝忘机绕过侧房屏风后,张开干净的软布将水中的魏无羡捞起来擦干净,套上质地柔软的中衣,全过程目不斜视一气呵成,熟练的紧。
 

 
 期间不外乎又被魏无羡调侃了一番, “.哇,蓝湛你果然是个可怕的男人,告诉哥哥你多觊觎我的身体,嗯?”魏无羡抱住蓝湛的腰身,顺势的舔了舔蓝忘机的唇角,恶劣地挑眉道。

 动不了他的插空时间里,他总是想很恶劣地挑逗眼前人。

“.....” 柔软的触感和着动作,那人果然顿了下,手上的拧捏的动作紧了紧,随后蓝忘机慢慢低下头用浅色的眸子盯着他,却突然道:  “ 禁酒禁辛辣禁急行禁冷食。 ”

.......

.......
我靠!

我靠不带这样玩儿的吧?!

要命!

 魏无羡还没来的急反驳开口却听旁边被冷落在外了许久的女声小小声的插口道:
“含光君..请问..需要我做什么?”
 那名女修有些怯生生的从屏风外露出半个脑袋道。
 

  蓝忘机面不改色道,

“教他如何度过你们的特殊时期。”


 ------------------------

   近期待在静室里修养着的魏无羡特憋屈,以前好歹还可以啃白菜喂白兔又被白菜拱,又或者到处溜达一出就是数日半载的,现在那当真是被养的半残废躺床上,修养生息,名副其实云深不知处史上最悠哉悠哉闲到抠脚丫子皮还没地儿乱扔的最憋屈的闲人。
   

   除去逗留在云深不知处,蓝忘机又被蓝启仁叫去好生谈论一番人生哲理以及絮絮叨叨各种严辞教诲家规,说白了就是再用唾沫星子洗一顿脸。
  

  这对他来说暗无天日的好几天终于过了。
 

   魏无羡无聊得双腿荡阿荡,翻出静室里重新搁置上的天子笑,而后一溜烟的爬上草地上那颗已经长的挺拔苍穹盘结的大树。
  

  待到蓝忘机回来的时候,抬头就看见高高的树干上魏无羡百无聊赖的摇晃着个双腿,一手抱着个酒坛子,一手抱着个稍细的枝干子,将自己的臂弯当枕头,长睫颤抖着遮住眼眶,神情中透着迷离和醉意。

   长发细碎的贴服在面颊旁,嘴角还在哼哼哼着不知名的曲子,似忘羨曲又似调着诙谐意味的及其不着调的调子。

  “..嗯?蓝二哥哥回来啦?”  察觉到动静,侧头随意将微眯着眼睛睁开一缝隙细眯着看清了树下那双映照着他身影的浅淡双眸,嬉笑着。

   “蓝二哥哥快看我给你表演一个从天而降!”   魏无羡交叉着晃荡双腿,而后随意一踢着身后的树干,施施然的衣袂飞起直落下去。
 

  蓝忘机长眉动了动,神色依旧相对的淡然可身上动作却很迅速,立马上前稳稳当当的接住了从树上似是跌落下来的人。
 

    跌落满怀的醇香酒气。

 “蓝湛..” 躺在他怀里一手搁他背后,魏无羡眯眼,一手捏了捏蓝忘机干净的脸颊。

 “哼呵呵呵 ....”  魏无羡突然从心底里颤颤的笑了起来,自下而上,将单薄的身子骨从胸腔里像涟漪划水震着颤开来。
   低声着笑着,笑着。

 “魏婴,你醉了。”  静静着看着魏无羡无声震动着的身体,蓝忘机收紧了抱着他的双手,道。

 “没有,我怎么可能会醉?哈,多半是这几天被你禁酒禁的太过了,这不,一喝就让我所有酒劲就上来了?”

 “我告诉你蓝湛,你之前就不该禁我酒,就是我出不去溜不走我也可以掘地三尺在找出几坛天子笑…” 

“之前是因为你身体.....不适宜。” 本有种辩解的意味,但是蓝忘机却突然间的闭口了,因为那“月事” 两字实在说不出口。

 “怎么?怎么不继续说话了?嗯?” 魏无羡懒洋洋呢趴在蓝忘机的肩上迷糊间噗嗤的笑出了声。

“唉,我这身体都被你吃干抹净了,你怎么还这么害羞呢啊~蓝湛…” 

   似乎身体格外热的不适宜,魏无羡的脸在蓝忘机肩膀上蹭了蹭,扭了扭身子的想要换个更加舒服点的姿势依靠在里面,蓝忘机一手抱着怀中不安分的人手一把握紧在修长的指节里,轻声的细喘了下,沉音轻声道:“别闹。” 

   却半刻,蓝忘机发觉怀中挣扎着的人突然定了下,僵直了个身体下一秒紧紧的反握住了他的手,拽的死紧,像一根岌岌可危的救命稻草,捏揣在手里。 

 

 “.....蓝湛,我头疼。” 

   闷声细微,发间蹭过喉结磨了磨。
 

 “蓝湛,我头疼,我头好疼。”

 “蓝湛我头疼,你亲亲我好不好…” 
 

  蓝忘机唇间轻吻发稍,细吻过脸颊,冷清的声音带着哄人的意味沉着香檀于溺,道:“乖,不疼。” 
 

 “蓝湛......我刚刚听见师姐在叫我。”

 “蓝湛,我梦见了一个很温柔的女人,像我的娘亲....很温柔的摸着我的头让我听话....”

 “蓝湛,你在吗。”

 “蓝湛.....对不起对不起,蓝湛,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魏无羡无意识的喃喃着,模糊着,呢喃着,口中却只道重复着,对不起三个字样。

  没醉过酒,却是醉酒苦尽了前世一汪潭。

  蓝忘机低头轻吻去魏无羡眼角零碎的泪珠,紧紧的抱住,似是让自己周身的凉意全部渡于对方,指尖拂过额前的湿意,带着醇厚浓烈的酒香。
 

 “我在,不是你的错。” 垂眸长睫轻颤。
 “蓝湛?”
 “我在。”
 “蓝湛....”
 “我在。”
 “蓝湛......”
 “我在。”
 

 “蓝湛.....” 带着难以抑制哭腔的呜咽声。
 

  “我在,我永远在。”

---------------------TBC------------------


莫名觉得汪叽为羡羡操碎了心....

评论(22)

热度(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