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時雨

我的黑历史捣鼓专用号,专门写无营养的沙雕文。
可以叫我黑时
唯一的几个热度是圈给的。
吃一切官配cp,不喜逆。

近期写 长顾‖忘羡‖冰秋

是个剧情流控主剧情流,偶尔沙雕段子+单纯开车

是一名大龄死宅,勾搭随意,私信就好。

十分感谢一切给我文章点❤️的天使们。

安静产粮,安静磕粮,偶尔长评,文明净圈你我他。

【长顾】— 倚风醉月(上)

#雅车+雅座。(手动狗头被pia飞.....)

#强行加了乾元,坤泽,中庸等设定。




秋水寒,怎不忘一缕浮香暗。

烛烟乱,尽一朝心事付残垣。

雨渐染,朱砂淋漓桃花扇,何处潇湘凝眸落花间。

  ------江南叹


------------------
  

   太史年间,李旻这位皇帝所做改革变法皆是张弛有度,条例法规波涛层层叠叠,像把带了几处稀疏齿的篦子,一筛一半的跳蚤合着另一半的琐碎成团的尘埃,皆由曾经的被称之为历代的部门尚书给起草上奏,国之命脉和民间禁止交易滋生出的各种矛盾再续后话,缓缓进行又条例稳当的启动着。
   

   须知其中的零星事情,便是太史帝这位无人知晓私下为一位如同古朴佛香青灯缭绕的土皇帝其中的小小性情。
   

   长庚在年少方不过初长成的年纪就清楚,他家的那位美人义父,是位坤泽,但却有着比之乾元还要能够独驻撑起一杆江山栋梁的高傲脊骨。

    潇潇而立,身长驻足,长发披散,眉眼下,耳垂上,一点朱砂痣。
  

    他时常站于这位义父的房中,看着挂立于墙上,世不可避的几个大字。
  

    对这位从小深埋住放在心尖上的人,身心早熟的少年心中自是难耐几番挣扎肖想重重,活活鲜红的一颗心完全绑定在了这么一个人的身上,扑进他的蕴着凉意的怀抱,唯一能够迸发触拥出来的火苗捂在胸口有几分暖,完完整整的给了他怀里的长庚。
  

   义父的发丝很软,拂在脸上痒痒的,直直痒进少年长庚的心里,胸前振动的心跳逼的少年半身连带整个人颤抖中混含着又热又痒麻的未知悸动。

  殊不知,两厢之情在多年未果奢望中途经变了味,一种无形的渴求渴望压止在其中,一旦爆发,一边是无休无止的给予,另一边又是难以把控的予夺。

 ------------
  

   集市尚早,却是人声鼎沸,顶立未入盛势的京城中,  街道人多却又有着相对应的希疏可站的大部分空间。  

  “嗯?”  
  早起喜偶尔凑凑热闹的安定侯顾昀,被太史帝一声令下直接压在候府清闲到养老的这段时间里,步履难耐,直痒痒,凑进人群就是一个孩子般的闹腾。
 在早市总是可以淘到几个好玩意,丢回去给自家沉着脸的儿子玩玩儿也不外乎一桩可以嬉笑的趣事儿。
 不用说,这种事情,顾昀这人还真是干的出来。

   天白的无云万里,阳亦不在天空上高悬,亮的柔和而舒适,惠风和畅,仰观京城面貌之大。

  “老板,这是个什么玩儿意?” 

    顾昀一席单衣身长玉立,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目光盯着身前摊铺上,整齐摆放着的物品,其中带着醇香浓郁的酒气和着百里四溢的银盒指蔻芬香,沉冷浓郁交织,亦有着桃花脂的甜味。

 “咳咳…这位公子,您可真是好眼光啊,这个为从西域所出的一种凝脂膏,可是混合了西域最独特的佳酿和中原带中桃花味的混合香膏,还带着桃红色呢,可以给您心爱的姑娘家捎一个,可当胭脂用,又可当香膏用。” 

  那摊位的老大爷沉着个中气十足的混声,带着几分讨好的语气道,“我看公子您气质出众,天生长着一副风流多情态,想必家室姑娘也十分美貌,何不买一个锦上添花?” 
 “哦?这可真真是让我开了眼界,这西域之中还有这种混合味的胭脂? ” 一指尖执起试用的膏体,随意一划沾染上了点沉浓郁味不觉的殷红,扣进了指缝。


  万众人的丛中,高悬直立四角翻飞的雅致楼阁上一触视线的眸光,蛮横过人群中正在沉沉的至上而下看笼罩着他的整个人。

  这个视线从他的出现自现在就死死的粘在他身上,似乎从未离开过。
  其中的炙热和毫无掩饰的渴求打在顾昀的身上,似是无所遁形。
 

   顾昀不经意的笑一笑,依旧风度翩翩的佯装着自己手上的事情。
   

  轻缓着顺着萦绕四周的香气折带着光线, 蓦然间的转身的抬头远望,端着一嘴角的风雅笑意映 带不去一丝犹豫直直和那个视线之人相对而撞。
  模糊半迷离的眼眸隔空对视,有意为之的对其挑了挑眉。
 

  坐在楼阁窗前的长庚全身颤了颤。

  年轻的皇帝一身长袍外衣,半头长发束一冠,面如冠玉,端得是俊气逼人。
  

   紧拽着宽大衣袖下所捏住的半截衣带,短的所衬其主人的腰身细的不过尔尔,这位年轻的皇帝便转头唤来手下,吩咐了几句话,随之继续专注的望向自己的那位,不,现在应该已经算是四处已然不见踪迹的心上人。

 顾昀已然心照不宣的进入这方长庚地盘的阁楼,望向四周装潢大气沉静却处处低调的精致到闻出几分奢华的味道,心中不由的嘀咕了起来。

  怎么自己的这个义子如今转了个性子?
 

  少说,长庚年少心思深重,勤俭克制,又是雁回所成长出的土皇帝一个,但此次,也算能说明了一件事,长庚在成长之中,也开始缓慢有了现在少年郎该有的几分张扬和恣意的风流态的喜好了。
  心中算是对这个自感都深沉到不得已的伴侣儿子多了几分宽心的愉悦。

  “子熹。”

 一开门就是屋内人的一阵毫无章法而又使劲的牵拉。
 

  一阵迫切的带动入室过程中,方才不慎,直直的,顾昀被自家的皇帝给堪堪一带手臂,整个人便带坐在了长庚的腿上。
  被自家的皇帝像抓住着的救命根子一样的握紧着,本应该只谈风月的风流场所和情迷意乱的体位,愣是给这位青年皇帝直直拉成了几分急迫的救命味道。
 “哎哟,什么事情会让我们当今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皇帝陛下,这么迫切又这么紧张呢?” 坐在长庚怀里的顾昀,挑起三分调侃的味道,上翘着的桃花眼十足的笑意迷离。
  顺手递桌边的折扇,顾昀低颤着睫毛,用扇子抵在长庚的下巴,让起抬起头。
  四目相对,似乎带着几分刺入情欲撞击。

  “子熹。” 

   长庚一手握紧了腿上顾昀的腰,一手撩拨住了顾昀一肩披散的长发,指尖绕弯,一卷一缕,一拉一扯。
   低头埋在心上人的脖颈里,细细的嗅着其中熟悉的味道。

 “子熹,我的将军,你方才是不是喜欢那个玩儿意?我命人去寻更多相似的好物了。” 

  十足十的感受到自己腿上对方欲望的隔着布料的热的逼人。顾昀动了动鼻间,低头凑道  “陛下真是,光天化日之下,白日宣淫啊。” 
说着,凑上去舔了舔长庚的嘴角,长发丝轻拂过,凌乱在一起,甚是好看,一口盛住摩挲后的唇齿,用舌头打着几分湿润,舔舐着对方深深的内里牙尖。
 “ 陛下的牙尖还是这么锐利啊?”  

  “子熹,你的信期是否将至?” 眯着眼睛享受着怀中心上人的细致轻吻,长庚却突兀的道。

 “嗯?陛下记性可真好,我本人近期给闲的都忘了个透彻。” 高高的坐在长庚的大腿上,顾昀垂头带着长发遮住了半张脸,笼罩在阴影里,一手轻轻抱着长庚的一边头部,一指轻柔的柔着自家小心肝儿的太阳穴,另一手悄悄的从指间中的胭脂抹在了长庚的薄唇处。

  “美人真不错。” 顾昀突然歪歪的笑着,上调着的桃花眼带着几分琉璃,衬着朱砂收入了其中的景致。
 凑过头一口舔上呆愣了一秒的长庚,唇边随即也沾染了一抹桃红和浓烈的甜香酒味。

    风月雅致之间,不若朱砂淋漓,除却巫山不是云,不若一缕浮香暗。


   -------------------

评论(5)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