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時雨

我的黑历史捣鼓专用号,专门写无营养的沙雕文。
可以叫我黑时
唯一的几个热度是圈给的。
吃一切官配cp,不喜逆。

近期写 长顾‖忘羡‖冰秋

是个剧情流控主剧情流,偶尔沙雕段子+单纯开车

是一名大龄死宅,勾搭随意,私信就好。

十分感谢一切给我文章点❤️的天使们。

安静产粮,安静磕粮,偶尔长评,文明净圈你我他。

【忘羡】chapter7——魏无羡,你竟然变成了女人?

最近睡不够,今天竟然公众场合低血糖晕倒了……还好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身边是我的朋友们…_(┐「ε:)_我爱他们。
摸摸索索的码了沙雕失心疯的一段。

——————————

魏无羡现在很不好,尚且不说现在的处境如何,更重要的是,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沉重的迈出第一步。

只是这所谓的沉重嘛…魏无羡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上身轻纱缓带,下身裙摆过繁过重,再顶着个头上沉重的各类的银铃发簪,一走三晃荡,一步一走一拖拉,前脚踩前摆后脚踩前脚,慢中带顿,修长的脖子一动不动的拉长着,走的那是个高视阔步,只不过那方向,是横的。

这可真沉重,走个路都这么艰难。


“难道我上辈子安安静静当个美男子不成,这辈子当个美女又要上演一场狗血的苦情戏?”
魏无羡提着裙摆苦着个小脸碎步碎步的走着,生怕一个不小心把这身金贵的绫罗绸缎给撕烂了。


“不对啊,金家这位大叔,是想让我干嘛来着,难不成我真的要去伺候一帮大男人?” 魏无羡蓦然停下脚步,尚未来的及思考些其他事情,就被身后的两位跟过来的侍女催促了一把,架着一脸懵逼的魏无羡就是硬生生的掉头走反方向。

“哎哎哎,两位仙女姐姐,你们有话好好说,这突然架着我干什么呀?”

匆忙间被两位拖着,魏无羡委实无奈道。


“哼,不拖着你我看你是连路都走不成了,连方向都走错着。”

“………”
我不往别处跑难不成我还自己奔入虎口吗?

一反魏无羡对以前身旁那些小姑娘们的娇羞常态,流年不利,他这碰到的怕是一个都比一个强悍..

伴随着被搀带拉连带被架的动静,魏无羡头发身上的精致的玲珑首饰随之叮咚作响。

“姐姐,我可不可以不带这些东西啊,不是说仙门百家严禁有伤风化俗一切聒噪之物吗,我这一走动,得多吵啊?” 被当成咸鱼一样拖着走的魏无羡耷拉着个脸道。


“公子让你这样就这样,有多少个姐妹想代替你都求之不得呢,哼,长长心眼吧你。 ” 身边一位的其中一位丫鬟道。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更加慌。
里面碰到熟人怎么办?
认出我怎么办?

魏无羡垂着个脑袋摇摇头,选择性继续当个麻袋被拖着走。

他此前也算是大致能猜测出这位金家的大爷想做什么事情,无非就只有几种可能性,这位大爷看上去也不过一位金家所属旁门或者外门之人,在靠近点也不过是金光善那老家主便宜弟妹方的亲眷,看这人面性大致也能猜出此人性情多半相对冷淡薄情,毫无掩饰挂脸上的脾性,可想而知言语肯定相对直来直去,势力可以说是不平不淡,却能处处在得罪人之中保持一种相对制衡的平衡,想想反倒是这种人,更可能会招另外的比如说之前金光瑶一样的人青睐有加,新一任家祖继任,本家内部又蠢蠢欲动,当下之急便是家中老家伙对金凌这个孩子的矛盾开始与日俱多。

不防在此期间的确有很多外姓弟子开始想着收拢人物,或又是站对方位。

这就有个问题了,这个大叔站的是个什么位置?这葫芦里面卖的是个什么药?

尚且不清楚内部存在不存在矛盾这种说法,魏无羡对此的推测也不过是顺应了每个百年世家所肯定会经历过的局面。

但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他——魏无羡,被女人,有些粗鲁的,推进了一个地方,一个相对陌生的地方。

只是魏无羡没有来过这里,似乎是专门为增加本次宴会增加雅兴而扩开的一方后门座。


除去正统流程,江澄肯定是不会参与进来的,金凌那小子才座上位,这手笔到像是刚刚一面之缘的男子会做出来的事情。

此次来金家宴会主旨不一形式不同与此前魏无羡的所来过的清谈会是完全不一样,仙首们处在金陵台上座中相互依旧走此前宴会的传统流程,彼时相对雅俗共赏。


“嗯?你是哪家的仙子?”

魏无羡单单的站成了个顶天立地的棍子,眼前排场相对间应该都是各家不太要紧事宜的名门之后们,相对的,也有些小家族仙首受不住其他各家的严肃氛围,特此来放松或者掩人耳目的。

他以前不甚关心这种旁门的小伎俩事情,但并不代表不清楚。

但如今他魏无羡又被无辜的牵连到这一步,只得顺水推舟,好好的进行下去了。

对着上来搭讪的几名世家弟子,只能报之以礼貌的笑容。
“公子,我是这次新来的婢女,特此来为您们助兴。” 有样学样,魏无羡半垂着头,用袖子堪堪遮住了半张脸,屈身行了行礼。

“婢女?这位仙女莫要和我开玩笑,难不成金家的婢女们随便捞一个都能捞出像你这般拥有迷人风采的么?”


说着这位世家子弟欲上前就想把这位巧笑盈盈的女子伸手拦腰抱在怀里,却一把被魏无羡不着痕迹的退后一步给擦边躲过了。


“怎么?既然仙女是来助兴的为何不连人都不让碰一碰?” 世家弟子一脸不屑道。


“公子,您不由分说直接动手,都说凡事循序渐进,还望公子珍重。”


魏无羡有种格外想一脚踹其脸上冲动,这种的弟子生前真是看一个踹一个。

“呵呵,怎么美人儿还给我玩儿这种游戏?不如咱们玩大的,深入一次你脱一件衣衫?”

“………”

魏无羡突然想热泪盈眶,自己一惯传承的不要脸,终于后继有人了,面对此人真是小巫见大巫的人,这厮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长成个什么鸟样,就想沟仙女。

我呸,当真不要脸。


“公…子,莫…莫要如此” 魏无羡一边佯装打哈哈一边果断往后退,想摆脱这人的纠缠。

“仙女,莫要害羞。”一边伸手一把握住眼前人软若无骨的手,捏了捏,不住心猿意马。







——————


评论(18)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