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時雨

我的黑历史捣鼓专用号,专门写无营养的沙雕文。
可以叫我黑时
唯一的几个热度是圈给的。
吃一切官配cp,不喜逆。

近期写 长顾‖忘羡‖冰秋

是个剧情流控主剧情流,偶尔沙雕段子+单纯开车

是一名大龄死宅,勾搭随意,私信就好。

十分感谢一切给我文章点❤️的天使们。

安静产粮,安静磕粮,偶尔长评,文明净圈你我他。

【长顾】— 倚风醉月(?)

一个饭前小甜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奇会不会被ping………

接上 http://oliviakurohalee.lofter.com/post/1f02842d_ef20aea1 


————

有着经年痴心妄想终得一朝的雀跃,面对着顾昀轻佻而又带着恶意的撩拨,长庚一把抓住那个不安分的爪子,紧紧的拽在掌心,隔着衣物附上早已因他而顶立起的欲望,带着十分滚烫的触感。

“子熹,它因你而起,帮我。”

怀中人信期将至却尚未来临,怕是前期会体虚不已,无他,只想自家的将军在潮期将至之前可以让身体调养的足够折腾几番。


顾昀的手指修长,抓起来甚是纤细,长庚一手握住其中,这个手掌曾经比他手掌大些,如今却能被他一手包裹住,难以被养胖的腰身终于有了几分肉感,另一手在其中捏揉了几下,十分细腻。


“嘶,小混账,你摸哪儿呢。” 被捏揉的有些疼痛,顾昀转而却又只能对着自家儿子的高高挺立的小儿子,摸摸鼻子,报之已无视。


“子熹……” 一瞬间似乎又那个温软而又贤良的小奶狗长庚回来了,少了几分先前的不容分说的霸道与控制。

顾昀心又被这声软软的带着祈求巴巴的声音给活活埋软了。

佯装咳了一声,扭开红的和嘴上胭脂有的一拼的脸颊,只得一手慢慢在长庚一手的引导下伸进了下摆衣衫内摸摸索索抚上了那个尺寸略张狂的滚烫之物。

慢慢十指叩拢,顾大帅的五指姑娘只先前照顾过几次,每一次摸上都带着几分难已自持的抖动。

摸上的触感粘腻而与肌肤不甚相似,顾昀没由来的一个分神,没控制住力道细细的捏了一下那物。

搂着顾昀的长庚颤抖的闷哼了一声,紧了紧握住对方腰的手, “唔…子熹…痛…”

“子熹,你可要对我们往后的性福着想啊。”长庚附头,枕在因坐在他身上的而略高半头的顾昀肩上, 喘着细微的气息洒在对方的耳根,道。

“这个,咳…对…对不起。” 耳边的湿气痒痒的挠着,顾昀自知失态,难得的不知如何回答,偏了点脸道。

“子熹,你这样真好看。” 枕在顾昀肩上的长庚摆正了头,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将下巴娴熟的搁在顾昀的肩上,细细的看着顾昀唇上泛着胭脂红的泽液,隐隐透着几分诱人。

顾昀没回答,正整个人正忙于手头的事想方设法的如何平息手中这个烫人物体。

顾昀两只手一起缓缓握住开始慢慢细细的上下滑动,过程中长庚鼻吸渐渐的愈发沉重,撸着的过程中却发现依旧难已自持的消停下来。


闷哼了一声,长庚死死的搂紧了顾昀,似乎想要把他融进身体里,脸深深的埋进了子熹的脖颈处,带着几分霸道式的口吻闷声道“子熹,快点。”

撸到手软的顾昀只能应声加快了节奏,随着一声粘腻腻的声响,顾昀被一股似麝香又似安神古静的檀香的素香所包围缭绕着,随即的喷了顾昀一手湿答答的液体。


长庚略显沉重的呼吸方才慢慢平复了下来,吻了吻顾昀因为帮其上下手而有些满头大汗额头,道“辛苦你了,我的将军。”


“嗯…” 被强劲的乾元素笼罩的浑身发软,顾昀整个人都软软摊在长庚的怀里有气无力的吱嗯了算是回应。


窝在长庚的怀里散着安神散气味的周身,顾昀懒洋洋的直接阖眼眯憇了起来。

不过会儿直接传来一阵细细的安稳鼻吸音。

长庚愉悦的低低笑了笑,伸手拦腰将顾昀整个人抱起走出门外。


门外一直兢兢战战不敢进屋的两位下属看到禁闭的房门终于开了,他们的陛下终于肯从屋内出来,正惊喜准备迎身之时,却在看到他们的陛下怀里还抱着个人,正是刚刚进房里的安定侯,愣了愣,面面相觑。

但是都聪明的选择直接无视。

“陛…陛下,请问还有什么吩咐…” 其中一位敬礼道。


“备车,回候府,今天的事情也不用继续下去了,回头我派人去解决。” 长庚的低着头,看着怀里被长庚细细罩在身上的披风内,披散着头发睡着正熟的顾昀安静的侧脸,说的声音轻柔,似乎怕吵醒了这方睡美人。



两位下属相互对视了一眼,同声行礼道,“……是。”


——
——
——
——

评论(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