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時雨

我的黑历史捣鼓专用号,专门写无营养的沙雕文。
可以叫我黑时
唯一的几个热度是圈给的。
吃一切官配cp,不喜逆。

近期写 长顾‖忘羡‖冰秋

是个剧情流控主剧情流,偶尔沙雕段子+单纯开车

是一名大龄死宅,勾搭随意,私信就好。

十分感谢一切给我文章点❤️的天使们。

安静产粮,安静磕粮,偶尔长评,文明净圈你我他。

【忘羡】chapter8— 魏无羡,你竟然变成了女人?

剧情需要…原创人物会有,后续不会少甜饼。 

各位七夕快乐!!!奈何实在没时间,这周就双更来弥补下七夕的贺文吧!!嘿嘿(๑ ̄ ̫  ̄๑)
——————



   在毫无防备在被人拉了小手带着几分挑弄的颜色还捏了一捏,这捏的是带着暧昧和抚摸之间的一种调调,魏无羡直接汗毛倒竖。

   心思尚未从转变中回过神来,魏无羡尚且处于男性身体和女性身体二者心态的无缝转接中,但不论哪一个都亦是他。

  试问他何时被人这样待遇过,这种感觉还真不曾有过,这直直新奇的触感让魏无羡第一次有种活见久的错觉,也可意味曾经大大咧咧让许多事情不似如今这般敏感。

“…这…这位公子,请…请不要这样。”


  “呵,美人,你竟然还不给动?”

   魏无羡皮笑肉不笑,欲想把自己的手从他魔爪下拽回来,对方却突然间的一个顺带腕部发力,凝于一点的直接将人扯着上前了一步,尚不习惯女子衣衫的魏无羡被惯性带动着前脚一脚直踩裙摆一个重心不稳,直直向前倒去。

   反应来的实在太快,魏无羡一个踉跄又略显笨重的转身,想避开前者上前的触拥,却不想一个闷声,脆弱的后背被直闷闷的磕碰到了身后的一桌角上。

 “唔嗯。”
  太急促的撞击,麻木的痛感让魏无羡本能的顿了一顿,身体直直的朝桌底滑下,本不想太过张扬的魏无羡闷闷的忍住了哼声,但却随着坐下时的动作,随手一扯,就是这么无意识的随个那么手的一扯,扯住了桌沿的一角布。

  “哗啦—” 这猝不及防的用力一扯连带整个桌子的锅碗瓢盆全部一囫囵的顺着另一方向倾压着滚去。


“我靠!”

  原本好端端的坐在这桌旁大快朵颐着的几个世家弟子却是无缘无故的遭殃,直接闷头被盖一脸原汁原味的美食。

  被油水毫无保留的直接淋浴了大半全身的几位,其中人此刻早已糊着已经黑了的半张脸,那脸上还挂着只晃荡了半天的半个虾壳,直接猛的站起身,连着风度也被直愣愣气的荡然无存,仰天长靠。 


  一阵短暂又诡异的沉默后,在吓呆了的半刻,身旁明眼的几位手下和侍女终于回过神来,接连急忙忙的倒腾,又是拿热布为其又是擦脸又是整理周身狼藉。

  这瓶里哐啷的砸个精光的巨大动静自然惊动了四周旁人,狼藉半边,原本已经无暇顾及他人的魏无羡自是目瞪口呆了一秒钟,随后摇头晃脑的咂了咂嘴。

  这…我还当真没料这一扯能扯出个这么大的威力。

   扭头心虚的当没看见的默默念叨着,魏无羡看着这名有些眼熟的公子哥一边咧嘴被气的毫无形象地骂骂咧咧道着,哈哈然便也就直接“吨“的一下跌坐在了原地,伸手到后方揉了揉自己被撞麻了的背部,本想站起来却又自感于周身无力,只得慢慢扶着桌角半蹲了起来。

  这状况可真真不好,被那么轻轻一撞都可以麻了半会儿。

  “哪个混蛋偷袭的!?给我滚出来!” 好不容易被收拾的干净的少年火气正旺,那比同龄人较之壮实的身体在中间一站,怒火中烧的喊道。

  四周偷偷有小辈议论着,没看到原委之人都有些幸灾乐祸道。

  “这…可是金家的和现任家主同辈的金阐啊。 ”

“谁不知道这个人像个小霸王一样天天惹事。”

“………”

 完了,来讨债了。

 及其细微的动了动嘴角,魏无羡面无表情的扭脸想,难怪看这厮这么眼熟,原来是之前和金凌一起有着一面之缘的金家小辈。

 魏无羡为自己现在的这个身体娇弱的直想锤胸痛诉。

  哦对了,他现在好像连胸也锤不得。


  那…那就装无辜吧。

……
……

 环顾四周无人应答。

  “怎么?怂了吗?既然敢挑战我,那就给我相识点的滚出来。 ”金阐气笑道。


“这位公子还请息怒,方才不过是被那女人给扯了桌布,这才有了这么一出乌龙事件。 ”

  带着笑意的清澈声音,隔着几处远,一名面如冠玉的少年悠悠道,还不时“哗”— 的一声开了开扇子故作风流态。


  “女人?” 显然没有想到的金阐愣了一下,顺着声音的说法,转身低头,便瞧见了正默默坐在那方桌角,臀下还垫着洁白的桌布的魏无羡。


  低头藏于半侧发缕下精致的侧脸,侧着修长的脖颈和优美的锁骨,魏无羡呆坐着也好似一个精美的人偶。

  “女……女人…??”
  金阐愣了一下,漂亮的仙女姐姐他见的很多,平常招呼都打的磕磕绊绊的,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和金凌互相找茬和家中小辈相互打架,可是毕竟对方是女人,这种情况下,他罕见的呆愣犹豫了。


  “喂,苏仪,这是你带来的人吗? ” 起先和魏无羡交手的公子呆呆的站在原地,被身旁的好友直接捅了捅手臂,问道。


  “……不…不是…” 那位叫苏仪的男子连忙向后退了几步,隔开与魏无羡二人之间的距离。


  魏无羡瞥了一眼这名叫苏仪的男子,心中直哼哼。
 
  刚刚吃豆腐还吃的这么尽兴,现在负起责任来就这么直接擦 擦屁股一丢手了?

 苏仪,秣陵苏氏吗?家主一去,苏氏估计现在正是残喘片刻的时候,即便是不敢妄图正面对峙兰陵金氏的弟子,但是你的男子担当呢。

 魏无羡内心已经鄙视了这个人数次。

 这种死男人,哼,就该扔去净身去。

 “怎么,这位公子?在下方才似乎亲眼看到了你对这名仙女意欲不轨,动手动脚,现在又何必自欺欺人呢?”
 那位面如冠玉的少年将折扇合上慢慢行来,嘴角噙着一丝莫名的笑意,道:“难不成,我的眼神还会出了错? ”

 “请问你是哪位?” 被突然的转移了注意力,金阐皱了皱眉上下打量着来者,道。

 “我不过是一位恰好看清了过程的旁人而已。”那名少年笑道。

  “你没事吧?”少年挑了挑眉,无视掉了金阐直接擦肩而过,缓步走向前温和的伸出手,俯身对坐在地上的魏无羡道。


 嗯?

 魏无羡诧异了一下。

“…没事… ” 没几丝犹豫,魏无羡半抬头看了看这位少年白净的脸,便佯装的握住这位少年的手,顺着手的力度魏无羡站了起来。


————







评论(30)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