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時雨

我的黑历史捣鼓专用号,专门写无营养的沙雕文。
可以叫我黑时
唯一的几个热度是圈给的。
吃一切官配cp,不喜逆。

近期写 长顾‖忘羡‖冰秋

是个剧情流控主剧情流,偶尔沙雕段子+单纯开车

是一名大龄死宅,勾搭随意,私信就好。

十分感谢一切给我文章点❤️的天使们。

安静产粮,安静磕粮,偶尔长评,文明净圈你我他。

【忘羡】丧心病狂的失心疯小插曲之好胸!好胸!好胸!


请配合前文章 ——魏无羡,你竟然变成了女人……毕竟写的是突然性转了的羡羡沙雕文章…😂

——————




 魏无羡在苦恼一件事情。


 最近他总是在夜间辗转反侧怎么睡也睡不着,原因只有一个。


胸闷!

 
 近期他常常自感某种意义上的不适宜,除了被强迫适应身体上的变化外,还得承受心里上的某些非常细微的变化。

 比如说,他夷陵老祖魏无羡开始注重容貌上相对细致的点滴,今天手指上是否破了点皮的琐碎小事,在后来成了他如何摆着侧脸并且偏向一种什么角度才能不经意间迷住他家的蓝二哥哥,诸如此类。

 这种细节突如的关注点让魏无羡诧异而羞耻的挑了挑眉。


当然,还有一个非常另他头疼的事情。


 胸震。


 是的,能让夷陵老祖十分的束手无措的,最大的烦恼莫过于胸前凭空长出的两坨肉。


 众人皆知他喜好动,坐不肯有坐样,站亦是不肯好好的站,纵然他如今已然收敛了不少,可是,逢动必胸震这种事情还是让他给差点跪了。


 跑一下,羞耻的动两下,跳几下,羞耻的摇几下,胸前的重量让魏无羡十分之的想当场拿刀砍来。

 况且,每逢他出场,四周男人的眼光立马粘在一处并且十分大义凛然浩然正气的顺着他胸前的两坨肉一起震动着。

 “我的胸是属于蓝湛的!你们谁也别想看!”
魏无羡撒泼打滚没心没肺的大声道。


 但是依旧是越说越萎越心虚导致他破天荒的生出几分由衷的撞墙感。

 这他妈都算什么事情!

 好像只有在床笫之间看着他家的蓝二哥哥喜好揉胸才能相对好受一点。

 魏无羡低头默默的捧着自己身上的两坨肉… 
 终于有用武之地了!真不枉爸爸我辛辛苦苦揣着你们俩这么久。


 哈哈哈哈……?本想开怀着仰天大笑的魏无羡顿时面无表情的扭头,看着蓝家石壁上的家规,近期好像又多了几条。


 无他法,魏无羡头一次,笑嘻嘻的低眉顺耳连哄带说,虚心又不得不羞耻的请教了云深不知处仅有的几位女修。


 而后,他开始懂得了什么叫束胸。

 好汉一条的进去隔间,热泪满眶的出来。


 为什么热泪满眶?

 这…还不是因为…实在是疼啊!

 魏无羡控制不住热泪满盈,走了几步回静室,直直的想扯掉裹胸布。

 恰巧,蓝忘机正回房,如雪一般身长玉立的人转身便和泪眼直打转的魏无羡一个照面。


 清浅的眸子对上之时顿了一顿。

 “怎么了?”

 上前一步伸手将魏无羡拉近,低沉的音调波澜不惊,带着几分透底焦虑之中的关怀怜惜。


 “蓝湛,我胸疼…” 魏无羡直直揪着衣领,痛心道。


“怎么回事?” 蓝忘机顿了半秒,细微挑眉, 将魏无羡带入室内关好门转身道。


 “蓝湛,我胸疼!疼死了,要含光君摸摸才能好。” 魏无羡任由眼中方才留下的湿润在其中打转,抱着蓝忘机的腰道。


 “坐好,去衣。” 蓝忘机面容严肃,却在看到胸前的裹布时动了一动。

 修长的指尖轻微一划,白布应声而碎,释放其中柔软。

 白皙的起伏上已有了几道勒痕,透露出几分暧昧和诱惑。


 魏无羡细调眉,十分玩味的看着蓝忘机的喉结在隐秘处上下滚动。

 老毛病又犯了的魏无羡双臂搂住蓝忘机的脖子,笑道
“蓝二公子,又不是第一次见了,怎么又把持不住了?”


 “下次莫做这种伤害身体的事情了。” 蓝忘机轻声道,低头细细的摸着魏无羡柔软的腰部嫩肉,一边上移指尖有意无意的捏了两捏起伏的触感,满分柔软。


 “嘻嘻,好好好,蓝二哥哥说什么就是什么,羡羡一定谨遵夫君教诲。”
 说着拉扯下眼前玉人,从搂到抱住其头,将对方的薄唇堵的严严实实。


 时间尚早,怎能不顺带白夜温存一下?



……
……
……


第二天,魏无羡已身体万分不适为由,拒绝出席任何公众场合。




————

评论(8)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