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時雨

我的黑历史捣鼓专用号,专门写无营养的沙雕文。
可以叫我黑时
唯一的几个热度是圈给的。
吃一切官配cp,不喜逆。

近期写 长顾‖忘羡‖冰秋

是个剧情流控主剧情流,偶尔沙雕段子+单纯开车

是一名大龄死宅,勾搭随意,私信就好。

十分感谢一切给我文章点❤️的天使们。

安静产粮,安静磕粮,偶尔长评,文明净圈你我他。

【忘羡】 魏无羡....你你你......竟然变成了女人?!

#标题简单粗暴,直述我想写的东西。

#原著向,结局之后,魏无羡突如其来变女子?!

#反正我的节操早就被狗吃了,不如来个痛快点的.....趴.......咳咳咳咳咳.....




————      

“魏婴,起床。”  



    今日为兰陵金氏家宴,金陵这个十几岁的少年,很适逢的坐在了金氏家主这个位置,这家宴请帖也提前发至各个家族中,本身兰陵金氏外招众家鄙夷但现如今比之当年有了很多兴盛之气,何况秉着杀鸡儆猴的心理,内家各怀鬼胎的过路者都被江澄一紫电给抽了出去。



    卯时点到,蓝湛按时按点穿戴整齐,适逢习惯的看了看床上自己身边已然将被子团在一团裹着自己严严实实的人, 一宿后眠,今日却如此反常。



      未曾惊醒到床上正在睡的昏沉沉的人, 那人依旧自行滚在一边角落里,背对着团成团的缩着,只余下散落在外的凌乱发丝铺在身后。
       轻轻地,蓝湛似无奈的附身轻轻了扯了被角几下。


        “魏婴,起床。”       

    角落那团子动了动,声音带着几丝好似梦中的沙哑。


      “唔,蓝湛......”      

    刚从梦中迷糊之间醒过来的魏无羡只觉得周身痛的慌,这痛的不只骨头,连带着皮肉。
      似乎夜间起始,让他感不自然梦游间的裹紧了自己。
      

      “蓝湛....乖,让我在睡一会儿。.”  

      扯一扯,那团子晃了几晃,就是不动。

     “魏婴,起床,今日未时有家宴,需提前准备。”
 

     “啊,蓝二哥哥,这一大早我的骨头都疼的很呢,我这疼的很都起不来了,二哥哥你说怎么办? ”


     沉默间蓝湛坐于床边,一手及其细微的扯过发丝,却被对方一翻身给正对面扑了个满怀。


    蓝湛不动声色的抱住了那团人,触摸间,却突兀的顿了下。
   

  “魏婴.....?”  迟疑了一下,蓝忘机叫了声。


   “蓝湛.....我刚刚真的感觉浑身疼.......”  怀中人闷闷的说,随后突然间的挣脱坐直了起来。

   这一坐,裹着的被单顺滑的从圆润的肩头滑了下来。

  前一夜的战斗后,未曾穿衣的魏无羡光着膀子坐立在床被上,黑发依旧凌乱披散着,只不过嘛.......


  尚有些迷糊的魏无羡才后知后觉得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对劲。

   这咋回事儿啊怎么我胸前晃荡个啥这么重还憋的我胸闷??
  低头一看。

  “我靠!!!!!!!!!!!!!”


    顷刻间脑袋恍如一雷闪电钻入之中的猛然清醒,仰天长靠。  


“啊—— 蓝湛,你你你快点救我啊........我我我....变....” 


   啊,不对不对,这......明明是胸不是吗。

    魏无羡直接晃动了几下,近乎惊悚的看着自己胸前突兀长出的两团肉顺着相互打击着震动几下。

   实质性的前胸震动的爽快触感和重量让魏无羡心头直发麻,立马看向自己的手臂,似白藕柔软,柔荑修长。
  

   不对不对不对,这肯定是做梦!

 立马抬头,魏无羡直接看向面前的蓝忘机。

 此人浅淡的瞳孔里找不到几丝聚焦,俊脸依旧俊,只是就这么定定的盯着他。

 本想慌张的道几句,只是魏无羡的注意力很快又被分走了。

 
 “等等,蓝湛!你......你没事吧.....诶....哎啊!!”


 
 “蓝湛!等等,你怎么流鼻血了,你你你别吓我啊喂蓝湛!!”

 
 魏无羡上去伸手擦去面前淡漠俊脸上鼻尖的血丝,但却适得其反,那血好像又止不住的留了下来。

 

  这越擦却越好玩儿。

 


   “我说蓝湛,你该不会是看到我的身体,兴奋了吧?嗯?” 魏无羡伸头凑在蓝忘机的耳边,哄道。
   心情愉悦的看着蓝忘机的耳垂从下至上的红晕蔓延开来。

   刚刚还惊悚结巴到基本崴气了的夷陵老祖不过半秒钟又复活成了一条好汉。


     天大的事儿遇下来都没逗我家含光君更有趣好玩儿的。

 


      哈哈哈,果然还是我家蓝二哥哥最好玩儿。

     “你......”

 
   唰—的一声,蓝忘机像是坐在火堆上一样立马的站起来,一张俊脸憋过去,转身。

 
  “怎么了嘛,蓝二哥哥,你是看到我这副模样,不要我了嘛?” 反正都这副模样了,魏无羡索性的床单一丢,把散乱在前胸的几缕零散头发甩在背后,笑嘻嘻的从背后抱住眼前这个已经高出他一头半身高的人。


 还故意的用胸蹭了蹭这人的后背,十分满意的感觉到对方突然的僵硬状态。


  “哎,真的是,这体形现在抱你也不方便了,我说蓝湛,你长这么高做甚?” 魏无羡松了手,向后退几步一把坐在了床边道。


  只见蓝忘机背对着的他的耳边还是通红状态,却突然间的转过身,一身窸窸窣窣的响声,魏无羡一抬头,迎面就罩上了一股清冽熟悉的檀香味。


  蓝忘机的雪白外衣直接轻柔的披到了魏无羡的身上,对方还很尽职的顺便把前襟系好,遮住了外泄的春光。


    宽大的外袍罩在魏无羡的身上,衬的他些许娇小。
   “没想到蓝二哥哥竟然这么有君子风度啊~”  坐在床头地魏无羡,抬头对着帮他整理外衣的蓝忘机嘻嘻笑道。  


    “云深不知处禁止衣着暴露。”  近在咫尺,蓝忘机的长睫细细颤抖,盖住了淡色的眼眸。



------------------


 链接更新 下一章http://oliviakurohalee.lofter.com/post/1f02842d_eea9f88a

评论(16)

热度(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