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時雨

我的黑历史捣鼓专用号,专门写无营养的沙雕文。
可以叫我黑时
唯一的几个热度是圈给的。
吃一切官配cp,不喜逆。

近期写 长顾‖忘羡‖冰秋

是个剧情流控主剧情流,偶尔沙雕段子+单纯开车

是一名大龄死宅,勾搭随意,私信就好。

十分感谢一切给我文章点❤️的天使们。

安静产粮,安静磕粮,偶尔长评,文明净圈你我他。

【冰秋】续个上次小小的床笫间私房话

#啊,三次元的13事搞的我心烦的很,只想随手写些小段子文,甜一甜自己受伤的心灵…呜呜呜

————

一觉醒来,沈清秋睫毛颤巍巍的动了动,还挂着几滴睡睡意朦胧的水汽,懒洋洋的翻腾了下,只觉被折腾的自己的老腰仿佛要断掉,动了动腰身,才发觉自己正被身后的洛冰河有力的修长双臂紧紧的裹在怀里。


身后人的分身早已经退出体内,但周身依旧感觉不甚舒服的粘腻感让沈清秋分外不适。


两人都汗津津的,白皙的身体紧密贴合着,沈清秋正想起身,一牵拉腿间内侧瞬间从内流出昨夜的粘稠液体,拉扯一下子过于重,腰身还被后者拥着,忍的沈清秋一个重心不稳再次跌入身后人的怀里。


“学长,别动。”对上身后洛冰河带着几分愉悦的笑意,沉沉的眼眸里,倒映着沈清秋的半张脸。



“……你先放开我,我不舒服。”
沈清秋自觉双腿一股子粘稠的液体触感,只想翻身下床去好好清洗清洗周身。


 洛冰河抬头亲了亲眼前人的颤巍巍的睫毛,舔去眉间湿意 ,抬眸清澈的瞳孔带着几分明亮的笑意,“学长,你现在应该身体很不方便,还是我提学长代劳吧。”


 这一代劳还能好好的洗澡吗??


 “冰河,你先放开我。” 沈清秋挣脱了禁锢着他的双臂,这一挣扎,还储存在体内大部分湿润的液体顺着身体的上扬一下子猛着倾泄下来打湿了被单。


 这窘迫的情景让沈清秋连忙别过脸去,不想却被对方灼灼的眼神烫的无以复加。


 耳根红的透彻,却听到了对方愉悦沉沉的笑意。


 含糊着的溺成糖而融化着入嘴的满甜腻。


 被洛冰河含了含耳根,他却是起身直接搂着怀中人入了浴室,细细抚上布满痕迹的肩头脖颈,和腿上湿成一片的白皙嫩肉,洛冰河愉悦道,“学长,以后回家,记得等我。”

 

评论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