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時雨

我的黑历史捣鼓专用号,专门写无营养的沙雕文。
可以叫我黑时
唯一的几个热度是圈给的。
吃一切官配cp,不喜逆。

近期写 长顾‖忘羡‖冰秋

是个剧情流控主剧情流,偶尔沙雕段子+单纯开车

是一名大龄死宅,勾搭随意,私信就好。

十分感谢一切给我文章点❤️的天使们。

安静产粮,安静磕粮,偶尔长评,文明净圈你我他。

【忘羡】魏无羡,你竟然变成了女人?——chapter9

*结局后,魏无羡单体性转

*剧情党

忙的头晕,先更着,现在是相对过度剧情,因为是从短篇硬改成了长篇所致。

有人问我有没有车...满足你们,我主控剧情流,所以一切随剧情走向,没有就附上番外,生子带娃走番外。


————————————————  




    魏无羡顺着对方的力度施施然的站了起来。  

    这过程中,撕扯着牵动了背后的伤口,魏无羡细微的皱紧了眉角。

    

    旁立的几名少年人显然都各自归于喜欢看热闹的类型,万分熟练的将一脸看戏的表情摆的正儿八经,还不忘对旁边手脚已经不知如何摆放的金阐火上浇油道:“哎,金阐,你刚刚不是说要教训人的吗?如今人在你面前,你好意思教训一个姑娘家?” 

   

   “....这个话不能算数!”


   被颜面顿然扫地的金阐脸上呈的端是色彩斑斓。

    “切,每天就知道逞强,看看,这次碰到软板了吧?这事儿要是传到现任家族耳朵里,指不定又要怎么嘲笑你了呢!”  

    “我堂堂男子汉会去欺负一位弱质女流吗?你们别血口喷人信口雌黄!” 金阐涨红着脸,对着身旁的几位损友就是一脚踹。  

  “苏仪,是不是你小子坑我?”左顾右盼不好下手,金阐直接把矛头转向了先前的后退的那名青年。

    “……我不过见那姐姐生的好,就爱美之心作祟上去摸了一把,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苏仪慌张的退后几步,狡辩道。

    “这种事情?我看你存心就是故意的!” 被狠狠拉了面子的金阐定不会放过这机会,本意只是杀鸡儆猴教训下以换回颜面,连配剑都未曾出鞘,直接就是赤手空拳真枪实干的上。

        二人扭打成一团。

     看着两名由带青涩之气人模狗样的小青年二人间打的竟然不亦乐乎。四周更是有几名唯恐天下不乱叫嚣养尊处优的公子哥。

     这种人四处随地可见,仙门世家百年无忧,滋生出的一言不合就讨打的年轻公子们也特别多。

    “……我应该还什么话都没说吧?”

        此情此景,魏无羡道。

    “喂,你们打什么啊,别打了!闹大了把诸位仙首引过来可怎么办呐?”

    “喂!!喂…!”

   

   场景有些混乱,魏无羡就是死掐着声音也扭不过其他人的注意力。  

    原地放弃的魏无羡叹了口气,没有找回自己变化的原由,他还不出不得风头。  

     

    虽然每次都不得已。

   

   待反应过来之时,才发现自己的手尚还被那名笑的如缕春风的少年握着的时候,魏无羡立马收了回来。 

        “多谢。” 

      魏无羡点了点头对对方表示感谢。

    “对了,这位姐姐,方才见你,惊觉你的发簪真好看,恕在下冒昧问一句,你的发簪在哪里可曾有相似的? ”

    沉默了一会儿,那名少年唐突地问道。

    语气里甚至还多出了几分恳求之情。这问题角度转的突如其来。

    “啊…?” 

    “…发簪…?”

     听到此话魏无羡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发间,果不然摸到了一物高高挽起的柱状触感。 

    蓦然才想起走之前似乎有人特意的在他发间戴上了发簪。

     被遗漏的细节让魏无羡心底咯噔了一下。

    “这个,是一位年轻人送给我的,所以我也不知道哪里有相似的。”         悠悠的收回手,魏无羡顺着话语继续睁着眼睛说瞎话。

    “…竟然…是这样吗…” 少年喃喃道,神情带着几分不解。

    “既然如此,那请姑娘要好好珍惜此发簪。”

    这位少年人俯身,又道“姑娘,趁着场面混乱,你不如去隔间看看,顺便,还可以把这身衣服换了。”

    话语意有所指,目光落定,裙摆处已经有几处油污。


    ……………… 

    

    隔间的空气弥漫着干燥的粉尘和红木沉郁的霉味,看上去应当是很久没有人住过,不烙下一丝痕迹。

    室内干净整洁,应当有人定期整理。

    那个少年意有所指,两者间应该是有关联之处。

    魏无羡不自觉的摸了摸发间固定住半截青丝的发簪。

        两者间的联系是什么? 

    魏无羡环顾四周,桌上床前的物品都是空空如也,倒腾来倒腾去也倒腾不出个什么东西,角落里的衣柜,倒是还没来的及翻腾。 

    衣柜是上好的檀香木所做功,雕花精致,层叠尽至,一打开伴着几声略有年头刺耳的吱呀声,一股衣物的冷香霉味溢入鼻间,入眼之处所到是清一色的红艳,里头的衣物竟然全部都是张扬艳丽的火红。  

    这门一开,所有的事物顷刻间在魏无羡的脑海里连成了一条串。 

    眼前浮现出一名女子,十分美艳为人高傲亦或者张狂,似是喜好红色,出入红尘不羁的一位佳人。

    她,应该和金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几番快速的思索,魏无羡开始翻动衣柜内的东西,里头衣物又多又繁杂,还连带着许多私人用品,多到让心智尚还是男子的魏无羡十分的脸红。

     心啧啧道,他果然还是有些无法淡定的面对某些个人用品。

    一头扎进堆里,魏无羡想  “这线索,实在是少。”

     但是有一点魏无羡现在怎么也想不通,他为何会被卷入其中的关键地方。 

    似乎不止入了一趟浑水那么简单,冥冥之中,总觉得有一种引力,认定了他一定会最终经历这种事情。

    细思想来的时候,“踏踏”一阵响动远远传来,是门外突如其来的快速脚步声硬把本就听觉敏感的魏无羡的意识给扯了回来。


     只听那脚步声慢慢变的急促,由远及近。

  

    “ 有人来了。” 魏无羡下意识的就是找地方藏起来。

    

    反应过来后,随即就是一阵疯狂的郁闷。

      我为什么要藏起来?! 


        脚步声越来越近,没来得及多想,魏无羡四处张望一眼便落定了床下一处深深的角落。

      因为个子变得骄小身体柔韧度更加良好的魏无羡同学,三下五除二利落熟练的直接钻了进去。

     

    下一秒,门被外面进来的人“哐当”一声暴力的推开。 

      

     “啊,天呐这次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随着一阵入门内带入的狂流,对门的床底下直直地卷入一阵对流气流风。霎时,藏在床底的魏无羡被一阵风卷起来的周边尘土惹的鼻尖微痒。

 他从床底下的高高的缝隙中看清了来者穿着一双利落的绣着明晃晃的金家牡丹花纹靴子。

   

      是个少年人。

  

    不过这人一进门,魏无羡就听到对方熟悉的十万分的抱怨声音。

 

    “不就是办个宴会而已,为什么要这么大张旗鼓!!” 

 

   这声音一出,魏无羡就瞪大了眼睛,十分暗喜。

   

    嘿!好小子,这可省的我去特意找人了。

 

    此刻的金凌非常之苦恼,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惊颤。 

  

   一个半大少年突如其来的被推了出去,绕是他在高调在有恃无恐也不得内心几分没底气和害怕作祟。


        “呜……我不怕…”


     不安分的来来回回在房内渡了几步,金凌终于苦恼的一下子坐在了身边的椅子上。


         “不怕不怕不怕!!”


       像个孩子一样想把脑中的情绪甩掉,金凌抱着脑袋不停的自我催眠。

     看着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的抱头的金凌,床底下的魏无羡动了动,却没有继续的动作。  

     

   保持着半窝着的姿势,魏无羡把脸捂在袖口上,遮住了四周灰尘,却被手边细细碎碎的几分瘙痒另魏无羡侧目着转头。

 

     小小的一团黑上长着两根触角。

    

   已经适应了黑暗环境的眼里,魏无羡立马看清了这个生物。

        旮……旮旯?! 

    魏无羡本不怕这些,甚至于还喜欢随手逗来玩玩儿,但是身体本身的反应顷刻间快过了脑内的弧度。

         随后的脱口而出就是 

            “啊…!” 

    但后半声硬生生被意识给呕的一声吞了下去,惯性使然的又是一阵立马抬头,砰—的一声直直的和床底的梁架来一头亲密接触。 

       伴着一声沉闷中 “咯噔” 声炸起,直冲着惊扰到了房内之人。 

   

       “谁?!”

    坐在房内前一秒还在抱着头痛诉自己血泪史的金凌后一秒立马坐正警觉,喝道。

     躲在床下的魏无羡紧紧的窝在角落里暗声不动,顾自心安理得的当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聋子。

    

   “....是谁在装神弄鬼?有种给我出来!”

      明明是瞅准了许久没有人的房间躲避几下,但刚刚的动静人为响动所指之意实在太过于明显,方才的发泄让心有别扭的金凌脑子上不禁开始细细密密油然而生的几分惊恐感和几分骇躁感。 

        当然后者更居多点。

        “.....快..快点给我出来!你...再不出来我叫我舅舅来收拾你了!看你还怎么躲!”

     升高了几分音量,还带着少年人的没由来底气的颤尾音。

        .....好小子。

    魏无羡捂住了脑袋。这小子要是真把江澄叫来,估计他还真的没脸见他,见到他这副模样不见得会被他嘲笑成什么样子。

    不过看这情况估计是这小子偷偷溜出来避风的吧。

   

    “行了你小子别叫了,在叫本老祖的耳朵都要被你这一破嗓子给喊聋了!” 

    金凌顺着音源望去,细细的声音从床铺底下传出,此刻魏无羡正磨磨唧唧的爬成了了个八爪鱼状,慢慢吞吞像挤牙膏一挪一挪的从床底由脚到头的慢慢钻出来。 

     身上的绫罗绸缎彰轻纱缓带显出了此人的身形的相对娇小,魏无羡背对着金凌看不清脸。  

    

      长散发披肩遮住裸露圆润的肩背。 


    此情此景,活像个徘徊不去游离不定的幽怨女鬼。 

        “…你…你是人是鬼?”

    金凌手颤巍巍的指向魏无羡,道。 

    这大白天的,阳气甚重,鬼都上坟里安稳睡大头觉去了,哪里去给你弄个出来?  

    这大小姐历练还不够,天天和走尸们打交道竟然还会怕鬼?

 

    “我嘛?嘿嘿,我..是鬼啊。”

    “你....你别骗我!这大白天的上哪里来的鬼和冤魂?”


     刚刚没来得及细想,自感迟钝到一种地步被看了笑话下一刻金凌突然间的十足底气,道。

    “这不就对了嘛,我说大小姐,我这好端端的一个大美人站在你面前你竟然看成女鬼?”



    在金凌慢慢张大的吃惊瞳孔倒影中,魏无羡慢慢转过头,对这个和他一般高度的少年报以自认为最风流倜傥的微笑。

    虽然他也不知道现在这模样,和善的笑容会扭曲成什么样子。

    像是石化的金凌盯了他一会儿,又眨了眨眼睛。


     盯了一会儿,揉了揉眼睛。

   

  这少年奇迹般的没有闹腾,两厢寂静无言的默默对视着。

 

   被对方这么目不斜视瞪大了眼睛的盯着,魏无羡饶是脸皮再厚也禁不住的偏过头去佯装咳了几声。


        “......你....你是谁?!” 后知后觉的反射弧后,金凌猛然退后几步,用手捂住已经红了的半张脸,支支吾吾的道。

   

   面对金凌有些过激的反应,魏无羡倒是讶异了,挑了挑眉。

        “怎么了金凌?” 魏无羡上前一步,立马抓住少年的手腕道。

    

     “你.....你谁?你...你别碰我!” 面对对方的突如其来的逼近,金凌挣扎着想甩开对方抓着他的手。

    

     “诶,我说你这孩子反应这么激动干什么?”  身形已然有些相当,魏无羡被金凌的拉扯中晃荡的向后退一步稳住重心。 

    “你…你你放开我!!你说你到底是谁!你刚刚听到了什么!”金凌惊恐着后退,拽住对方细细的手腕就是一阵死命摇晃。 

 

   “行了行了,我说还不成吗,我是魏无羡,别再摇扯了,看你这样子我又不会吃了你,你小子是想把现在我的腰给摇断吗?”

      魏无羡哭笑不得道。

    

     果不其然,对方立马顿住了。

         半晌...

    

     “啊.....?!” 金凌道。

  

    “什么?!!魏....魏无羡?!” 金凌像是碰了个更加烫人的东西,立马松手用了比之前更加猛力的速度连忙后退直撞到背后墙面上。

        

     

     “魏.....魏无羡?!” 金凌有些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手指颤微微的抬起指向其中人。 

        那表情,到像是刚刚魏无羡对他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

    

     “你....你......你果然是个变态!!我说怎么瞧着那么眼熟!!你不仅是断袖还有女装癖!!你你你果然是个变态!!!”


        ......啊?我是女装了可我不是不得已吗?

    万分委屈的魏无羡刚准备反驳,却听到对方继续像断片一样絮絮道,顿住了。

    

    “....不对啊,这看上去明明是一名女子才对啊?”金凌摇摇头。

    “可能我在做梦,刚刚竟然还差点以为是我死去的娘回魂了。”


        “应该是在做梦,做梦。”


         金凌转身似乎像机械一样喃喃道。


            -----------------------

评论(32)

热度(249)